New Document
您在这里:专题文章列表

企业如何度过无常风浪、基业长青?

  • 来源:
  • 时间:15年05月05日 09:41
  • 作者:范博宏 顾乾坤
  • 字号:
  • 标签:

  浙江广厦创始人楼忠福宣言要“富过四代”却被带走调查,海鑫钢铁李兆会醉心投资无心主业致资不抵债,俏江南曾红极一时如今张兰已赔上几乎全部身家。他们的遭遇不是个案:政商博弈与如影随形的腐败、浮夸不实的商业模式,随性自利、妄顾他人的高风险投资与资本运作,这样的问题普遍存在于深受政府干预的新兴市场,有志持续发展的中国企业该如何应对?

  一个能度过无常风浪而长期获利的商业组织,必须有稳定的商业模式。其核心是远离经营政治保护伞、放弃浮夸经营,坚持初心,提供“对社会有益”的产品。

  美国汉学家费正清曾经比喻,如果想要捕捉更多的老鼠,西方商人会思考如何制造更好的捕鼠器,而中国商人却会挖空心思想如何获得捕鼠的垄断牌照。观点虽不无偏颇,却也一语道破了历来中国商人所追逐的经商模式。这样的危害显而易见,西方商人捕鼠器造得越来越好,效率不断提升,而中国商人穷于经营保护伞,经营效率与产品质量却是次要,获得了垄断牌照,资产越聚越多,分布行业越来越广。看起来光鲜亮丽,然而当人去政息,商人们丧失了保护伞,便走入衰败。新一代中国商人要重复这跌宕起伏的过程,还是另觅出路?

  民企的三种悲剧

  浙江广厦 

  2014年恰逢浙江广厦成立30周年,其创始人楼忠福本人也刚好60周岁,11月,广厦在发家之地浙江东阳举办30周年庆典,盛会上楼忠福宣言:“我要富过四代,这句话在中国谁敢说,只有我敢。”他还豪言壮志,要将广厦集团变成世界500强。谁料12月26日,他在广州白云机场突被带走协助调查。12月31日晚,相关消息见诸媒体,这一消息公开前后一个月时间,浙江广厦(600052)股票扣除大市变动后的累计异常回报率近-50%(图1),也就是公司价值在短短一月之内损失了一半。

  楼忠福凭借几十年的创业奋斗,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横跨建筑、房地产、能源、金融、制造、教育、医疗、文化传媒、酒店旅游等行业,但业务多集中于东阳市与周边地区。2014年广厦集团的工作汇报会,东阳市四大班子的主要领导都出席,可见其颇受地方政府支持。

  根据《时代周报》的报道,在广厦集团快速发展的20多年间,进入广厦任职的县处级以上在职或退休官员多达百余名,其中包括永康原市委书记,还有多人来自司法系统。即便涉及工程建设和民间借贷等诉讼高发业务,广厦集团也很少遇到败诉的情况。在东阳市,对于广厦集团及其前身东阳三建的举报、上访,一直没有间断。楼忠福被带走之后,集团前景被蒙上了阴影。

  山西海鑫 

  2014年3月山西海鑫钢铁全面停产,被光大银行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支行等告到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并申请财产保全。公开数据显示,海鑫钢铁集团目前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为104.59亿元,而整个集团的账面资产仅为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了100%。根据新财富2014年10月号《李兆会败家真相》一文的分析,海鑫钢铁掌门人李兆会,在海鑫面临破产重整的消息传出之前,将比较有价值的资产海博鑫惠从海鑫实业中剥离,转移给其妹妹李海霞私人持有,同时,海博鑫惠的注册资本和运营状况迅速改善,存在资产转移的嫌疑。

  海鑫集团曾经是山西最大的民营企业,如何从过去的辉煌到现在的破产境地?2003年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民营钢铁大王、原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李海仓被刺杀于办公室,其在澳大利亚读书的独子李兆会在丧父的悲痛中仓促接班,当时年仅22岁,一跃成为富人榜上最年轻的中国富豪。李兆会掌权之后,首先排除异己,将家族元老创业重臣逐出权力核心,但自己对于公司主业钢铁生产并不关心,反而醉心于对外投资。2009年之后,海鑫钢铁集团在主业钢铁的基础上,增加了儿童乐园等四大产业支柱,多元化投资也没有扭转企业的颓势,后更被评从实业抽血玩股票,投资收获却难抵实业黑洞。

  俏江南 

  据英国《金融时报》2015年3月20日报道,CVC Capital(欧洲私人股本集团)已获得了一项冻结俏江南老板张兰资产的法院命令。法院在3月6日发出的命令针对张兰和另外两个被告,即Grand Lan Holdings Group(BVI)Limited和俏江南发展有限公司(South Beauty Development Limited)。香港高等法院法官钟安德在解释其授予这一命令的决定时,驳回了张兰关于“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存在资产散失的切实风险”的主张。

  俏江南一直活跃在媒体眼球下,经营高档餐饮会所,少东家娶进影视女明星,近年来却一直被冲击上市失败的阴影笼罩着。某种程度上,俏江南的失败和张兰目前的困境正是执着于上市的结果。

  2008年,俏江南引入曾经成功投资蒙牛、李宁的鼎晖创投,合作初期非常顺利,从敲定到完成融资只用了8个月时间,鼎晖还专门成立“鼎晖江南”,由合伙人王功权主要负责。根据双方协议,融资主体为俏江南集团旗下的俏江南品牌餐厅,并不包括兰会所与SUBU两个品牌。

  当时,俏江南估值为20亿元,鼎晖投入2亿元人民币等值的美元,获得俏江南10.526%的股权。双方在增资协议中约法三章:第一,鼎晖不会干涉俏江南的战略,更不干涉具体管理,而是在筹备上市方面提供建议;第二,鼎晖协助公司建立健全薪酬管理体系及激励约束机制;第三,特定情况如因为鼎晖或者关联方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上市,俏江南可以要求鼎晖退出。合同中还有一条引起日后双方争议的回购条款:如果并非鼎晖方的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或者俏江南的实际控制人变更,鼎晖有权要求张兰回购其所有俏江南股份。

  根据笔者对2000-2010年在港交所以红筹方式上市、有私募支持的民营企业招股书的研究,一般民营企业家和私募基金合约回购条款中约定的最低内部回报率介于15%-25%之间。鼎晖2008年投资俏江南,2014年以回购方式退出,依此估计,俏江南创始人张兰需要向鼎晖支付的回购款介于4.6亿 -7.6亿元之间。屋漏偏逢连夜雨,2012年之后中国开始大力反腐,并严格实行“八项规定”,高端餐饮会所门可罗雀。天价回购款遇上行业危机,张兰不得不向CVC资本出让82.7%的股权。私募基金与创业者之间所谓的“对赌协议”压垮了曾经红极一时的俏江南。

  利出一孔 

  从浙江广厦、山西海鑫与俏江南近日的遭遇可以看到中国民企面临的多项问题:政商博弈与如影随形的腐败、浮夸不实的商业模式,随性自利、妄顾他人的高风险投资与资本运作。研究表明,这样的问题其实普遍存在于深受政府干预的新兴市场,中国不是个案。这也不是新的问题,而是数千年来不断重演的故事。

  《管子·国蓄》有云:“利出一孔者,其国无敌;出二孔者,其兵半屈;出三孔者,不可以举兵;出四孔者,其国必亡。”春秋时期的齐相管仲所谓“利出一孔”,指的是通过国家权力控制获利的渠道,再由国家对社会财富进行分配,这样便可达到君主对百姓加强控制力的目的。果然,在这样的制度下,齐国成为第一个称霸的诸侯国,不仅实现了富国强兵,而且牢牢控制了民众。之后秦国的商鞅继承了这一理论,秦统一七国之后,这套制度被高度集权的秦国发挥到了极致。

  “利出一孔”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当政府牢牢地掌控关键商业资源,与官方走得近的商人就更加容易成功,甚至官商不分。从吕不韦奇货可居投资秦公子子楚后成为秦相开始,一直延续到晚清,胡雪岩投资王有龄、左宗棠,盛宣怀投资李鸿章,不一而足。然而一旦政治的天平偏向另一边,这些商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慈禧太后打压湘军势力之后胡雪岩失去了保护伞,袁世凯掌权之后盛宣怀不得不知难而退,历来投资政治的商人总是如履薄冰。

  历史与国外经验已明示,虽然依附官员是商人发达成功的捷径,但过于依赖官商模式却为商人带来风险。如楼忠福事件,其实已早有先兆。这已经不是广厦集团第一次受到类似的打击了。笔者曾在新财富2011年4月专栏文章《广厦控股路障重重的企业传承》一文中分析过,浙江广厦在股票上市后大力进军房地产业务,并进行与本业无关的多元化扩张,但遇上地方政府意外换届和宏观政策的打压,财务困境之下民间借贷问题爆发,公司表现一蹶不振,投资人血本无归(图2)。若其能汲取这个不久前的教训,改变经营模式,或不至受此冲击。

  治理与经营效率才是竞争力

  透过全球诸多的学术研究,如今已众所周知,官商模式下的企业治理倾向于权力集中在内部人,资产、财务、交易不透明,重表面、轻内里,管理与经营效率低下、不利于创新。从上述几个陷入困境的企业都可以看到这些症候。

  如俏江南的困境其实不仅是资本惹的祸,更多的是其商业模式的缺陷。重营销、轻菜品虽然为俏江南在品牌创立之初博得了眼球,但随着规模扩张,俏江南并未建立中央厨房以及相应的财务信息系统。

  另外,俏江南在发展初期坚持直营,但由于其在高端餐饮业颇具影响力,市场上涌现了不少假冒俏江南店。与此同时,张兰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表达了其宏伟的扩张计划。开放加盟,成了解决扩张资金压力和减少假冒店的不二选择。然而,张兰没有尝到加盟的甜头,俏江南品牌反而饱尝苦果。

  在俏江南南京加盟店“回锅油门”、“欠薪门”事件后,加盟店和俏江南集团之间合约安排也被曝光。俏江南要求加盟商一次性缴纳200万元加盟费、50万元押金,以及80万元餐厅设计费用、50万元瓷器费用,另外每年还要缴纳经营流水总额6%的管理费,以及在税前给总部1%的广告推广费。加盟商指责俏江南收取了高额管理费,但是3年来经营效果却没有体现其价值;另外俏江南除了提供装潢设计图纸,没有提供任何管理帮助。而俏江南则在官网上声明,江苏江南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年多没有上传营业数据,致使总部无法收取各项特许费,而且还拖欠经营性费用和其他服务性费用。由此可见,行业景气时,高档装潢的餐厅大行其道,但却忽视内在的餐饮质量与经营管理,而这才是行业不景气时俏江南所遭遇的致命伤。

  改变商业模式是持续发展之道 

  面对如广厦、海鑫、俏江南般的风险,有志持续发展的中国企业如何应对?要回答这问题,企业家必须先回归本心初衷,问自己经营事业的目的为何。是享受开创、控制事业的乐趣,还是要打造一个对家族、社会长远有益的事业?如果这位企业家不仅关注眼前,且对所创事业有长期如20年的目标愿景,那么编织更绵密的关系网、股票上市、分散投资、事业多元化等策略都不会是他所仰仗的选项。长远的商业模式,才是心怀宏愿的企业家所追求的。

  可长久的商业模式是为社会提供有益的产品,且在生产经营销售的过程中不亏欠各方,包括股东、员工、消费者、供应商、社会,甚至竞争者。有了这样的目标和理念,便会重视品质、创新、职业化管理、公司治理等长期内在的修为,而不会用各种手段冲高资产规模、销售额、市场占有率等短期指标,甚至不惜以邻为壑,遗害社会。有宏远志向的企业家也不会以各种艰难为理由去支持这些做法,他们甚至能满足于“小”,满足于未来企业不为家族后代所有,但与社稷长存。

  由此观之,上市、股权激励、连锁经营、多元化、资本运作等都仅是技术手段,并非基业长青的条件。从我们过往的研究看,在体制仍待健全的新兴市场上市,非但难以完善公司治理,反而让创业者受资本利益的干扰,无法持续追求长远的目标。在中国股权融资的成本极高,许多企业家必须贱卖股份。俏江南的近例,更反映了涉入资本市场与金融中介交易的风险。

  俏江南2008年引入鼎晖之后,就在“2012年年底之前上市”的紧箍咒下一路狂奔。其先于2011年3月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A股上市申请,但却出现在2012年1月证监会披露的终止审查名单中。据报道,俏江南A股上市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监管机构在湘鄂情(002306,现已更名为中科云网)上市后不久,对餐饮行业过会趋于谨慎,认为餐饮行业由于现金管理方式等问题不可控因素较多,餐饮行业A股上市整体遇冷。而商务部“10号文”又使得俏江南无法如同先例通过海外设计壳公司,再股权并购国内公司的传统红筹方式上市。迫于上市的压力,张兰只得放弃中国国籍改当加勒比岛民,实现俏江南公司从内资企业向外资企业身份的转变。

  2012年年中,俏江南转战港交所,虽然通过了港交所聆讯,获准于香港上市,但终因港股近年来对餐饮企业估值过低而放弃上市。为上市,张兰不止赔上了82.7%的股权,更放弃了中国国籍,辞任北京市政协委员。

  又例如中国企业的股权激励方案,依托于一个尚待健全的资本市场,其实分给经理人、员工股票,只有短期激励、补偿他们过去贡献的效果,对于激励长期的效果令人怀疑。即便是在资本市场完善的欧美国家,多数的研究表明,企业的股权激励方案不但没有激励经理人追求长期业绩的效果,反而容易拿捏不准,造成对经理人过度激励,促使其虚伪造假、铤而走险。

  《论语·术而》篇有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我所好。”孔夫子的意思是只要可以富贵,就算再卑微的工作都愿意去做,但是他又说,“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不义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一个能度过无常风浪而长期获利的商业组织必须有稳定的商业模式。而稳定的条件是远离政商与浮夸的经营模式、亲近社会普世价值。这将是中国未来长期的发展方向。只有这样,企业主才能有更长远的追求、不满足于短期结果。也只有这样,企业才能真正改善公司治理,提升管理和效率,顺利传承接班,永续发展。■

 

“2015新财富500富人榜”专题链接http://www.xcf.cn/zhuanti/ztzz/hdzt1/2015/500frb/index.html


文档附件:

  • 字号:

相关新闻: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