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Document
您在这里:专题文章列表

富人的危机之年

  • 来源:
  • 时间:15年05月05日 09:37
  • 作者:陶娟
  • 字号:
  • 标签:

  有钱就有安全感?富人的生活中,其实潜藏着各种不为人知的风险。过去一年,他们遭遇了种种流年不顺,从孙宏斌与宋卫平般的同行业神仙对掐,到李兆会般的家族企业破产重整,以及威华股份李建华般的被警示。重拳反腐的背景下,被带走或“失联”者不在少数,失陷于政商关系成为富人最要命的伤口,营建政商关系新生态也成为企业界的重要命题。而面对危机,有的富人选择转移资产以自保,债权人、中小股东等相关利益方因此可能受到二次伤害,如何规避风险、加强监管也是新的课题。 

  有钱了不一定就会开心。今年上榜的500名富人过去一年就遭遇了各种不顺心,或被投资者起诉、监管机构处罚,或被带走协助调查乃至身陷囹圄,还有的遭遇同行互斥,惊现各种神仙对掐。

  去年新财富就已总结出,富人之所以危险,在于身处危险的关系、危险的行业、危险的模式、危险的地区之中,2015年,危险指数再次攀升。

  富人遭遇各种不开心

  新财富盘点了在过去一年上榜富人遭遇的各种流年不顺。

  名下有上市公司的富人中,至少有6人遭到监管等机构的调查或处罚(表1)。比如,东风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炳文因涉嫌内幕交易,于2015年2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威华股份李建华、李晓奇父女因减持7.44%股权时违规,被监管部门警示。曾经的首富荣智健,甚至依然要为2008年的中信杠杆式外汇合约投资项目的巨亏付出代价。2014年9月11日,香港证监会对中信及荣智健等5名前执行董事展开法律程序和研讯程序,指控其在巨亏后仍披露虚假或具误导性的财务资料。

  此外,纳斯达克上市的侨兴环球资源前董事长吴瑞林因涉嫌转移资金,被该公司审计委员会启动内部调查,他也在美国被提起集体诉讼。由此可见,民营企业的公司治理依然在路上。

  也有一众富人遇到各种商业问题、纠纷乃至困境。曾大摆筵席高调迎娶明星车晓的富二代李兆会,将曾经的纳税第一民企海鑫钢铁带入了破产重整的境地。美锦能源的姚俊良家族,则因为这位同处山西的钢铁少帅提供担保,自身所持的美锦能源股权被冻结。

  而在冰岛买地、租地均不成功却备受关注的中坤集团黄怒波,2014年不仅被最高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还与中诚信托发生借款纠纷,并被徽商银行黄山分行、安徽黟县农村商业银行申请冻结部分财产。黄怒波1997年就通过旗下黄山京黟旅游开发总公司,在安徽黟县开发经营宏村、南屏、关麓等三个古村落,如今其被质疑遭遇资金困局。因改变贷款用途,他还曾被黄山银监分局调查。

  还有一类富人则遭遇了同行业挖坑,从而上演了一幕幕神仙对掐的戏码。如在陌陌上市前夕,其创始人唐岩突然遭到老东家、网易董事长兼CEO丁磊的炮轰,指责其在网易任职期间进行利益输送等。少年得志的聚美优品陈欧,不仅被前新加坡合伙人指创业履历造假,今年又被“前员工”爆料“假货被查、仓库被封”,还在美国遭遇集体诉讼,被指涉嫌误导投资者。

  此外,融创中国孙宏斌与绿城中国宋卫平之间也因一场未能完成的收购结了梁子,其结局虽然遗憾,但好歹算是未失风度;相比之下,政泉控股郭文贵与方正集团李友间的大战,真可谓跌宕起伏。

  与此同时,过去一年也不乏因商获罪的富人。2014年6月,已被羁押1000多天的华美集团董事长张克强,所涉的青海盐湖集团项目投资案一审宣判,他因“单位行贿罪”获刑4年。当年7月,不服判决的张克强正式提起上诉。此前,已有多位上榜富人与警方有过亲密接触,如仍在服刑的物美集团张文中,曾有“即将出狱”传闻的国美电器黄光裕,因串谋盗窃及诈骗被判监禁6年、已获自由的创维集团黄宏生,因行贿潜逃国外至今未归的加多宝陈鸿道。

  这或是顶级富人的真实生态:全中国最富有的500人,入榜身家最低40亿元起,但与“有钱才有安全感”的平民意识正好相反,他们的事业与生活中,潜藏着各种不为人知的压力与风险。对于他们,刀光剑影是具体的存在,安全感是个遥远的名词。

  有些富人不堪压力而选择弃世。2014年9月,55岁的闰土股份控制人阮加根跳楼身亡。最新的一起悲剧是,2015年4月18日,云南中炬董事长朱景图在香港意外坠楼身亡。当地媒体指,其旗下项目“南亚之门”由曾经的明星官员、如今被带走调查的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命名。

  政商关系需要新生态

  过去一年中,失陷于政商关系才是富人最要命的伤口。随着反腐的深入,十八大后已有22个省份出现省级官员被查,仅2014年就有28位省部级高官被拿下,其中山西成为重灾区,共有7人落马。人民网统计的部分省市纪委监察厅通过发布会或公报形式晒出的2014反腐成绩单,显示地方处分人数更多(表2)。中纪委周一打老虎,周五拍苍蝇,“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是和贪官腐吏构建起权力、金钱互换畸形朋友圈的部分富豪。

  过去一年,诸多富豪陷入被带走协助调查或“失联”的舆论漩涡,包括浙江广厦的楼忠福、重庆协信控股的吴旭等。此外,还有2015年3月底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雨润祝义才、因涉嫌行贿被批捕后取保候审的金螳螂朱兴良等。

  昔日张扬的富人,如豪掷7000万元给女儿摆婚宴,请上诸多明星捧场的山西煤老板邢利斌,如今出逃,企业濒临破产;2010年开着直升机抓贼的东莞富人刘伯权,再次被舆论关注却是因为涉嫌行贿在广州受审。显赫时的铺张气派,更衬托出落幕时的狼狈与萧瑟。正应了《红楼梦》所言,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身家不菲的富人们,何以纷纷卷入不当的政商关系中?国家发改委前副主任刘铁男一案所曝光的恒逸集团邱建林行贿情况,或可提供参照。2014年12月10日,刘铁男一审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法院认定,2002-2012年间,刘铁男曾利用职务便利,为恒逸集团等公司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财物3558.3592万元。其中,恒逸集团行贿额被认定为1649.4627万元。

  判决书显示,为了掩人耳目,先是刘铁男提出让邱建林带儿子刘德成做生意,于是邱建林出资100万元替其注册了一个皮包公司峰德公司,通过低买高卖的虚假贸易方式,获得所谓差价825万元。随后,邱建林将峰德公司的900万元投入股市,再安排恒逸集团员工炒股,将其市值炒到1500万元,然后用此公司账户分别支付了172.1244万元、1377.1421万元,为刘德成购买了一辆保时捷及北京御汤山的一栋别墅,此外还花费100万元为刘铁男装修房屋。

  从注册公司到虚构贸易,到股权投资到获利洗白,邱建林和恒逸集团以貌似“市场”的方式,一手将刘德成包装成了盈利千万的商界高手。当然,这1600万元行贿款换来的,是刘铁男对恒逸集团数个石化项目的推动与支持。

  自2003年以来,邱建林一直稳居富人榜上。其起家于生产袜子的小针织厂,1994年组建恒逸集团,主营PTA、聚酯纺丝、化纤加弹,是世界最大的PTA厂商之一。从他历年的财富值看,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不少富人都深受打击,他却获得了逆势增长,2006到2008年财富翻了两倍。

  2006年,正是邱建林结识刘铁男,并成立利益输送用的峰德公司之时。刘铁男一审判决书显示,2007年4月及2011年2月,逸盛公司的PTA改扩建工程项目及三期工程项目先后通过了发改委核准;2011年8月,经刘铁男帮助,海南逸盛公司年产210万吨PTA项目获准开展前期工作。而就是在2011年,持有此项目权益的恒逸石化成功借壳上市,邱建林的财富值较之5年前翻了16倍,剧增到160亿元,当年排名第36名(附图)。

  在不少富人的发家史中,与权力的勾兑是无数谜团中一个共同的影子。如雨润祝义才,于事业发展初期,在江苏、安徽、四川、河北等地以零对价或低价收购兼并了多家国企,以此为基础发展壮大。此外,在2005年至2009年上半年的4年半时间中,雨润食品累计获得超过5亿港元的政府补贴,而同期,销售额为雨润近两倍的双汇发展,所获政府补贴仅为3500万元。

  正如龙永图等专家所指,在中国,“政府手上有大量的资源,如果企业家不找政府,问题解决不了”。而在拉动GDP增长、解决就业、国企脱困等大旗下,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常常难以清晰界定。但是,与权力结合太深,就难免有失去财富根基的一天。

  佳兆业旗下数千套房源被锁定后,几乎一夜之间,这家地方品牌房企就因现金流紧张陷入几近破产的困境中。而一份“深圳房企预警名单”的流传,更是让诸多公司的股价应声下落。投资者怕的是什么?正是地产业内一直遭人诟病的政商关系。土地的非市场化环境使其成为官员寻租的“重灾区”,尤其在土地出让、房屋拆迁等环节,有统计显示,近几年因贪污受贿被查的官员中,超过三成涉及土地问题。

  对财富的向往本是社会进步最原始的动力,财富也本应该成为一个较为公正的标尺,来度量个体对社会及他人的贡献。然而,许多财富却带着原罪。政府重拳反腐,将那些阴影之下的游戏暴晒于阳光之下,犯禁的富人,身陷囹圄者有之,被带走协助调查者有之。经历最令人警醒的莫过于四川商人刘汉。2008年他曾因捐建过汶川地震中震不倒的教学楼收获善名,最终却因身负数条人命等罪伏法受诛。

  那么,商人又该如何处理政商关系?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政商关系成为热议的话题。营建政商关系新生态,令“君子之交,相忘于江湖”,成为各方共识。对此,商界大佬们也有金句,比如马云说,“要和政府谈恋爱,但不能结婚”,而王健林则认为,商人需谨记八个字“亲近政府,远离政治”。

  危机中的对冲措施

  无论商业风险还是政商危局,对于具体的个人或企业而言,一旦控制人遭遇危机,又当如何应对?

  一般来说,由于上市公司存在较为完善的治理架构,即使董事长等高管突然“失联”,其股价短期可能遭遇冲击,但依然能够照常运转。如雅居乐地产董事会主席陈卓林,在2014年9月30日被昆明市检察院指定居所居住两个半月后,于12月15日复职。受到影响,雅居乐原来28亿港元的供股融资计划被取消,此后又重启16亿港元的供股计划。2014年9月,闰土股份原董事长阮加根从26层高的闰土大厦上纵身一跃,公司的控制权也平稳过渡到其女儿阮静波手中,经营上则由其弟弟阮加春负责,公司运转并未受到突发事件冲击。国美电器在其大股东黄光裕服刑期间,虽战斗力不如往昔,但也仍在既有轨道上运行。

  不过,当实际控制人涉案,而企业又有可能破产之时,值得债权人和中小股东注意的是,大股东有转移资产的本能。将有价值的资产从行将破产的企业中置换出来,放入看似无关联的第三方手中,留下日后可能东山再起的资本,已在不少案例中留下痕迹。

  如海鑫钢铁在破产重整前,将原由海鑫实业持股89%的海博鑫惠,迅速做大并从母集团中剥离,转移为李兆会妹妹李海霞等自然人持有。公开数据显示,海鑫钢铁集团目前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为104.59亿元,而整个集团的账面资产仅为100.68亿元,已是资不抵债;与此同时,海博鑫惠2012年末总资产已经达94.93亿元,接近海鑫实业2009年末的总资产水平。而且,其2012年度的现金流净增加额达到了12.6亿元,并有意拿出数十亿元真金白银参与辽宁成大定增。

  佳兆业在濒临破产之时,债权人财产保护和大股东财富转移也在赛跑。根据《界面》的调查,全国范围内,存在不少打着佳兆业旗号却游离于上市公司外的房地产项目,佳兆业为这些项目提供担保以获取融资。这些项目与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此前不为人知,佳兆业大股东郭英成家族似乎有借助关联平台套取上市公司信用和资金之嫌。而在金融机构纷纷申请对佳兆业冻结资产之时,数十间与佳兆业关系紧密的关联公司,加速清算退出。

  在这类危机中,中小股东如若遭遇“不良股东”,由于信息不对称可能遭遇到两次伤害—企业本身股价下跌的风险,以及大股东趁机转移资产或违规套现的风险。如威华股份在2014年9月已可能意识到对赣州稀土的重组失败,但一直没有披露,而其大股东李建华父女在此前后却开始大规模减持3650万股,累计套现达到8.31亿元,且在减持完毕后才提交通知。2015年1月12日,证监会对其违规减持出具了警示函,并限制李建华卖出威华股份。

  如何在富人发生危机之后,保护债权人、中小股东等相关方利益不受侵害,或许是值得相关机构进一步深思与跟踪的命题。■

 

“2015新财富500富人榜”专题链接http://www.xcf.cn/zhuanti/ztzz/hdzt1/2015/500frb/index.html


文档附件:

  • 字号:

相关新闻: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