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Document
您在这里:头条

给最有钱的老板打工,是不是最有钱途?

  • 来源:
  • 时间:17年05月18日 09:15
  • 作者:程华秋子
  • 字号:

  高薪、分房、股权激励……员工的花式致富路径

  “独富乐,不如众富乐”。中国前十大富人的身家之和已超过万亿规模,而普通人跟富人之间的联系,不仅产生于被富人们承包的庸常生活中,还诞生在富人们招贤纳士的过程中。财富碾压其他富豪的中国最富十人,能否给旗下员工开出碾压其他企业职员的薪酬?跟随哪位富人,才能早日跻身中产,置业北上广深?程华秋子/文

  2017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的富人身家最低值已经涨到了66亿元,而前十名富人的身家最低值更是较此翻了近100倍,以“634亿元”为界。

  对于普通人而言,成为“狂跩霸”总裁的次元壁难以突破,但如果择木而栖,选对跟哪一个富人“吃肉喝汤”,似乎也能成为一条致富路径。现实中,也有不少辅佐富人打下江山或稳固根基的“打工皇帝”薪酬屡屡破“亿”,虽未承担创业风险,却也成为人生赢家。

  为留住人才,聚拢人心,富人们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不论是支出人均年薪60.43万元超过华为的马化腾,还是设计出蚂蚁金服几乎全员持股方案的杰克马老师,抑或是给员工分房帮其安居的宗庆后和雷军,高薪、分房、股权奖励,富人们使出各式花样对员工“示爱”。

  根据新财富的统计,今年500富人持有的主要上市公司,剔除重复的有352家,它们的员工总数合计有358万人。这意味着,上榜富豪控制的上市公司带来的就业岗位是平均每家1万人。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普通程序猿、产品狗、攻城狮,跟着哪位富人,才能早日跻身中产,置业北上广深?进入哪些行业,吸金能力更强?员工最高薪酬是否来自中国最富的十大老板?新财富且以中国最富有的前十名富人为标本,看看他们之中谁才是有钱又慷慨的中国好老板?

  IT人打工哪家强?

  位于中国财富金字塔塔尖的前十名富人中,掌舵BAT的三位大佬是颇为亮眼的存在。身为他们的员工,厕身中国互联网行业龙头,能否享受到“龙头员工”的待遇,沾到“第一梯队”的福利呢?

  首先来看BAT中市值最高的腾讯。有着“瑞雪精神”传统的“鹅厂”,给员工的薪资相当丰厚。腾讯控股2016年年报显示,其雇员总酬金成本(包括工资薪金及花红、养老金、股份酬金开支、福利医疗及培训开支)为234.33亿元,除以2016年职工总人数38775人,估算出人均支出为60.43万元,与上年基本持平。根据腾讯2015年年报,其2015年雇员总酬金成本为184.75亿元,除以员工人数30641人,可以估算出人均支出为60.295万元。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腾讯人均到手60万元,毕竟,这些花费中还包括14亿元的退休计划供款及18亿元的福利医疗等社会保障成本。

  “鹅厂”人均60.43万元的薪酬开支,甚至略胜以高薪闻名的“菊厂”华为。根据2016年华为年报,华为支付的雇员费用中,工资、薪金、其他福利为941.79亿元(包括社保支出);时间单位计划(即在华为集团范围内实行的基于员工绩效的利润分享和奖金计划)为130.76亿元。年报中称,华为约有18万名员工,以此计算,2016年华为平均年薪为59.5861万元。

  再来看下BAT中如今势头相对低落的百度,薪酬竞争力如何。作为几乎和谷歌同时起步的搜索公司,在谷歌退出中国之后,百度曾经笑傲互联网江湖,而在移动互联网崛起之后,其优势却有日渐被消解之势。2016年百度因竞价排名的负面新闻屡受非议,其近年以KPI为导向的“狼性”文化也受到诟病。

  由于百度2016年年报尚未发布,我们且看其2015年的薪酬情况。百度2015年年报显示,其员工分为四个部门:行政管理(2172人)、研发(18077人)、操作维护(4120人)、营销推广(17098人),雇员总数为41467人。每个部门的职工薪酬均包含在各部的总费用中。如2015年报中,其营销推广板块的费用及开支为145.04亿元(包括了营销人员的薪酬福利开支及费用),行政管理费用为25.72亿元(包括行政管理人员薪酬福利开支,及支付给会计师事务所、律所等专业机构的费用),由于市场推广及支付给外部机构的费用不清,所以据此难以具体判断这两个板块各自的人均薪酬。不过,在年报另一处提到2015年营销及行政管理人员(Selling, General and Administrative)的薪酬总额达到43亿元。按此项费用估算的话,百度行政及营销推广两类职工的平均薪酬为:43亿元/(2172+17098)=22.31万元。而研发板块费用2015年达102亿元,根据年报,这部分费用主要包含18077位研发人员的薪酬福利,粗略估算,则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开支为56.29万元,与“鹅厂”、“菊厂”差距不大。

  从百度的员工划分也可以看出,在互联网公司中,程序猿相对普通的后台及推广人员拥有绝对的高收入。

  BAT中个性张扬的马云,其员工薪酬却相当神秘,除了市面上流传的“P6的平均工资月薪2万”外,2016年阿里巴巴集团年报中对员工薪酬部分的支出,并无明显迹象可寻。唯一可以看到的是,2016年阿里巴巴的员工股权激励这一项费用高达98.87亿元。

  最富十人中,还有网易的丁磊、小米的雷军属于互联网行业。横向比较的话,网易的薪酬要稍逊于BAT。同样以2015年年报来看,2015年网易在线游戏板块的人事相关成本为12.924亿元;广告板块的人事相关成本为3.34亿元;邮件、电商和其他板块的人事相关成本为4.143亿元。其中在线游戏业务人数为7024人,以此计算,在线游戏业务员工平均薪酬为18.39万元。2015年网易雇员总人数12919人,则估算出三个板块的员工的平均薪酬为15.79万元。在2016年报中,其在线游戏板块的人力成本为19.41亿元,人数增长至7702人,因此网易在线游戏员工2016平均薪酬达到25.2万元。

  不过,从养猪到种茶,作为富人中最注重“吃”的丁磊,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落实了让员工可以“吃肉喝汤”的这个定义。论吃的话,应该是网易的员工最幸福。网易的食堂每顿正餐多达12荤、6素、2汤选择,还有水果、抹茶蛋糕、蛋挞和榴莲酥等糕点,最关键的是,其号称从“从早餐到午饭到下午茶到晚饭到夜宵”一天五顿全部免费。看来丁磊走的路线是“要留住一个员工,先留住他的胃”。

  金融圈更胜一筹,高天国竟是“最慷慨老板”?

  或许有人好奇,中国最富的十大老板是否就是对员工最慷慨的老板呢?最高薪酬是否和最富老板吻合?其实给予职工最高薪酬的老板,并未出现在排名前十的富人中。

  以192.2亿元身家登上2017年500富人榜、排名91的信托大亨高天国,给旗下员工开出的薪酬却拔得头筹。安信信托2016年年报显示,其全年职工薪酬的支出大约为4.56亿元【现金流量表中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2.92亿元+资产负债表中应付职工薪酬(5.47亿-3.82亿)=4.56亿元】,而安信信托2016年在职员工总数仅为210人,如此算来,2016年安信信托的职工平均薪酬高达217.27万元!不仅超过业界公认高薪的华为、腾讯人均工资的3倍,更让同业信托公司望其项背。陕国投2016年年报显示,其支付的员工人均薪酬为61.54万元。

  这是否出乎你的意料?若以职工人均年薪来论英雄的话,高天国或许可以被授予“最佳老板”的称号。而金融圈投资狗和二级狗们的吸引力,似乎较之程序猿又多了几分。当然,其前提是,不被平均。

  行业决定吸金能力

  吸金力强的互联网、金融,都是高薪行业的代表,相比之下,其他行业尤其是传统行业的富人,财富积累时间更为漫长,其员工薪酬也要逊色很多。

  以商业地产起家的首富王健林如今的商业版图庞大,涉及商业地产、网络、文化、金融。从2016年9月万达商业正式从港交所退市,到2017年1月王健林对外宣布万达商业轻资产转型成功,转型中的万达集团进展颇为顺利。2016年王健林和王思聪父子两人的整体财富达到了1794.3亿元,再次蝉联第一,超出第二名的马云231亿元。那么,作为首富的员工,薪酬能否也领跑于一众其他富人的员工呢?

  且以披露过相关数据的万达商业为例。2015年万达商业的年报显示,其当年共有63881名员工,薪酬总开支为102.6亿元。据此估算,万达商业人均薪资为16.061万元,显示商业地产行业的薪酬,仍难与风口的互联网企业相比拟。

  而跟王健林有着类似经历,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丢弃“铁饭碗”下海经商的泛海系金融大佬卢志强,他所掌控的“泛海系”的旗舰企业泛海控股,2016年其员工薪酬支出估算为15.73亿元【资产负债表中应付职工薪酬(4.96亿-2.92亿=2.04亿)+现金流量表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13.69亿元=15.73亿元】,而当期领取薪酬员工人数为7260人(不同于在职员工总数,而为每月领薪人员总数相加取平均),由此可以估算出泛海控股2016年人均薪酬约为21.67万元。看来,同为卢志强手中房地产行业的泛海控股的员工薪酬,要略高于首富王健林的员工。这大概与泛海控股偏向金融类有关,其员工构成中包括了253名投行人员和2586位保险业务人员。

  今年因借壳上市空降富人榜前三的王卫,是当之无愧的快递行业造富王者。一向低调的王卫,在去年顺丰的快递员被打后,在朋友圈发声“不追究到底就不再配做顺丰总裁”,并拒绝调解、坚决追究打人者的刑事责任,对下属维护之心非常鲜明。在薪酬方面,盈利能力强劲的顺丰,其职工薪酬与快递行业的申通、圆通、韵达对比也算丰厚。

  根据顺丰控股2016年年报数据,如果按照“现金流量表中支付给职工的薪酬+资产负债表中应付职工薪酬(今年-去年)=员工薪酬”的公式来估算的话:155.5亿+(21.39-26.56)亿=150.33亿元,顺丰控股旗下雇员多达12.44万人,算下来,则2016年顺丰控股职工平均薪酬为12.084万元。以员工门槛不高的快递业而言,着实不低。而在顺丰上市之时,王卫拿出10亿元给40万员工发出了1888元起步的大红包。

  一手打造了白电巨头美的集团的何享健,今年在富人榜上仍然以737.8亿元占据第6位。虽然他已经隐退,但美的集团在方洪波接手后也一直有条不紊地运转着。根据2016年美的集团年报数据可以估算,其员工平均薪酬为13.045万元,略高于同行业的董小姐掌舵的格力电器。2016年,格力电器职工人均薪酬估算为10.32万元。

  与此类似,宗庆后掌舵的娃哈哈为中国最大的食品饮料企业,但劳动密集型行业的性质让其职工薪酬不会太高,而且上升空间有限。由于娃哈哈并非上市的公众公司,其数据难以查证,但根据“看准网”提供的数据,842个提交了信息的娃哈哈职工平均月薪为5249元。

  2016年《深圳市统计年鉴》显示,深圳在岗职工2016年的平均工资收入是8.1万元,而金融、互联网产业的人群收入则达到31万元以上,比平均收入水平高出4倍。看来,普通员工想致富,“选对行业”和“跟对老板”两者都不可或缺。

  住房,最诱人的福利

  在薪酬有限的条件下,总部位于杭州的娃哈哈选择帮员工安居来留住他们。早在2003年6月,娃哈哈就跟政府申请,认购了杭城东部“万家花园”其中的两栋经济适用住房,当时的售价约3000元/平方米,拿下后,娃哈哈再以1200元/平方米的补贴价格分配给员工,相当于员工以1800元/平方米就能买到房子。2015年,娃哈哈内部人员透露,公司分配给员工的住房达到2000套。

  帮助员工安家置业,并不只是身处传统行业的宗庆后的想法。总部位于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许多互联网企业,面临的物价提升房价高企所带来的人才流失的矛盾更加严重,特别是高昂的房价让员工离实现置业的梦想越来越远。2017年3月,北上广深四地,除了广州新房均价低于3万/平方米比较亲和外,深圳、上海、北京均在4.9万元/平方米以上,其中,深圳新房均价66590元/平方米,上海新房均价53913元/平方米,北京新房均价49149元/平方米。如今,通过分房或者建房打折卖等方式来帮助员工扎根所在城市,似乎成为企业防止人才流失的重要手段。

  小米近年业绩下滑,流失了一部分人才,为稳定人心、团结队伍,雷军在2017年3月宣布给在北京的小米员工分房。雷军给员工分配的房,是小米和万科合作开发的房产项目,来源于万科自持的海淀区永丰产业基地的两块土地,小米员工均能以市场价的一半参与认购:一种为普通住宅,以70-90平方米两居为主,均价大约为5.5万元/平方米;一种为叠拼,面积为178平方米,售价在950万-1000万元。目前永丰产业基地周边二手房价格普遍超过8万元,这意味着合作项目做成可销售的商品房的价格或超过10万元/平方米。不过,虽然可以以半价买房,但因为是只能租赁不能上市售卖的自持商品住房,购入后并没有产权和房本,不能落户,小米的这种分房福利也并不被所有员工买账,大部分人认为自己花了买房的钱租房。

  除了雷军外,近年马云和马化腾也通过帮助员工安居置业来表达“爱意”。2011年8月,阿里巴巴推出了30亿元无息置业贷款,开展“iHome”计划。2016年3月,阿里巴巴集团还在其内网发布了380套商品房的申购公告,以市场价格的6折出售给公司员工,面积从87-118平方米不等,位于阿里巴巴西溪三期地块。

  腾讯则是在2011年推出了10亿元的“腾讯安居基金计划”,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员工最高可申请30万元免息借款,其余城市的员工可最多申请20万元免息贷款。2016年,腾讯又针对刚毕业不久的职场新人推出了“易居”计划,社会工龄小于等于3年的员工可以从5月起领取租房补贴,员工每年可领取高达15000元。

  另一个深圳土豪华为,福利给得很直接。2013年有媒体报道称,华为在深圳总部厂区附近为员工建了保障性住房,均价为8296元/平方米,远低于市场价。2015年9月,华为拍下东莞的松山湖限价房地块,也被市场认为是准备建成华为人才公寓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富人们的互联网公司大部分设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其员工的薪资增长的速度难以追上房价的上涨速度。以腾讯为例,深圳2015年新房均价为3.34万元/平方米,以其员工当年薪资测算,不吃不喝买房(100平方米)年限为6年,而2016年深圳新房均价涨到5.34万元/平方米后,腾讯员工买房年限则增加了3年!

  对于安家置业来说,最轻松的应该属何享健的美的集团员工。位于广东佛山顺德的美的集团的员工,不吃不喝的买房年限仅为8(7.3)年,是前十富人员工中买房压力最小的。

  “打工皇帝”薪酬比拼

  如果说选择跟哪个富人吃肉喝汤只是致富的初级阶段,那有一种人已经在升职加薪、出任高管的路上走上了人生巅峰,成为人生赢家。这就是传说中的“打工皇帝”。

  腾讯目前除了马化腾以外的二号人物,现担任腾讯的执行董事、公司总裁刘炽平,正是如此。曾就职高盛的他,在2004年操刀腾讯IPO项目后被马化腾赏识,后于2005年加盟腾讯任职战略投资官,不到一年便荣升总裁,一年后,又被任命执行董事。在腾讯一路扶摇直上的刘炽平,从薪酬看也是当之无愧的“打工皇帝”。腾讯年报显示,2015年刘炽平酬金(包括袍金、薪金、花红、退休计划供款、股份)总计7497万元,2016年则上涨至1.22亿元,大涨62.73%。相比之下,马化腾本人2016年的薪资为3882.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刘炽平并不是腾讯薪资最高的那位。腾讯年报显示,2015年,腾讯为4名最高薪人士(5名最高薪人士中有一位为董事,不包括在内)总共支付了7.129亿元的薪资,其中包括薪金、花红、津贴、福利、退休计划供款和计入总和收益表的股份酬金开支等。腾讯还公布了这4名最高薪人士的薪资范围,其中有2名高管的薪酬不低于1.83亿港元(约合1.62亿元人民币),还有1名高管薪酬不低于2.1亿港元(约合1.859亿元人民币)。比较惊人的是,四名腾讯高管中,薪资最高者的薪酬不低于2.74亿港元(约合2.297亿元人民币)!

  到了2016年,腾讯为4名非董事最高薪人士总共支付的薪酬提高到了9.264亿元。其中薪资最高者的年薪涨到了3.105亿港元(约合2.749亿元人民币)。不过,腾讯并未公布该领薪人士的姓名,这也让众人纷纷猜测是腾讯的哪位高管。

  除去刘炽平,在腾讯高管中,最有可能是这4名最高薪人士的包括任宇昕、许晨晔和张小龙。其中,出身华为的任宇昕,为腾讯首席运营官兼互娱事业群及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总裁,他掌管的游戏等互娱业务,为腾讯带来超过一半的收入;“微信之父”张小龙,为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负责领导微信事业群的工作。作为腾讯5个联合创始人中目前唯一留下来的许晨曦,和马化腾、张志东为深圳大学计算机系的同窗,目前为首席信息官的他,职务偏向内部和后台,主要负责网站财产和社区、客户关系及公共关系的策略规划和发展工作。

  阿里巴巴2016财年为高管以及董事支付的薪酬为4.35亿元,并授出购买总计410万股普通股的购股权,6,231,000 RSU(受限股票单位)给他们的董事和执行官。

  王健林旗下的万达商业2015年年报中,董事人员里,总裁齐界薪酬为1459.9万元,位居第一;非执行董事王贵亚薪酬1268.6万元,原执董曲德君薪酬952.5万元,分列第二三名;而3位最高薪的非董事高管薪酬合计为2627.9万元,其中有两名高管的薪酬介于700万至1100万港元(约合620万-974万元人民币)区间,最高薪的那位高管的薪酬则介于1100万至1300万港元(约合974万-1155万元人民币)区间。

  而在泛海控股2015年报里,则让人惊讶地发现,2015年领取薪酬最高的竟然是董事会秘书陈怀东,其薪酬大涨至699.65万元,而其2014年薪酬不过80多万元,可谓个人价值大爆发。这可能与2015年泛海控股密集进行了多项资本运作有关,2015全年,泛海控股筹划推出了8项并购,1月并购时富金融40.71%股权,2月并购民安财险51%股权,还同时计划以50亿元购入民生证券部分股权,不过以失败告终,4月又再次收购金多宝建筑及民生期货部分股权,同时与泛海电力进行了贷款并购交易。资本运作需经过多环节甚至跨部委沟通,辛苦一年的陈怀东,最终赢到了实打实的奖赏,这种“你只要好好干,不讲情怀只涨薪”的老板,请给我们来一打。

  再来看一下作为民营快递代表的顺丰控股的高管薪酬。顺丰控股2016年年报显示,去掉王卫,顺丰高管有11人,其中薪酬最低的为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甘玲的132.13万元,最高薪酬为副总经理杜浩洋的318万元,王卫本人税前报酬只有105.6万元,甚至低于甘玲。值得一提的是,顺丰控股年报中,显示2016年并没有股权激励。

  真正市场化的企业才具备职业经理人成长的环境。2001年,何享健通过MBO将美的从一家乡镇集体企业转变为真正市场化的公众公司。2012年8月,何享健卸任美的集团董事长,正式交棒方洪波,开创民企创始人传承职业经理人的先河。解决了企业产权和交接班问题的美的集团发展稳健,其2016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598亿元,增长15%,净利润增长16%至159亿元,归母净利润147亿元,同比增长16%,每股收益2.29元。从这一业绩来看,职业经理人交出的成绩单还是亮眼的。2016年,美的集团的高管中,方洪波的薪酬最高,为766万元;除方外,其他高管中最低薪酬为154万元,最高薪酬为403万元。

  职业经理人的代表,还有万科的董事长王石、总经理郁亮,中国平安的首席投资执行官陈德贤,他们均处于Wind数据统计的2016年上市企业中薪酬均值排位前3的行业。其中,中国平安的陈德贤2016年税前年薪1286.57万元,万科的王石2016年薪999万元、郁亮979万元。此外,高薪代表的还有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他2012-2015年薪酬分别为1460.6万美元(约合1亿元)、2135.9万美元(约合1.47亿元)、1994.1万美元(约合1.37亿元)、2264.4万美元(约合1.19亿元)。但2015年转型中的联想手机部门亏损18亿元,也让享受过亿高薪的杨元庆饱受争议。

  如果单以薪资而论,给国内“打工皇帝”们排名的话,在目前可以查阅到的资料中,腾讯高管的薪酬最高,无出其右,堪称打工皇帝中的“皇中皇”,笑傲群雄。不过,跟美国版本的打工皇帝对比,他们似乎又要稍逊一筹。

  2017年4月,美国薪酬调查机构Equilar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财年美国100强企业中,有8位企业CEO的薪酬超过3000万美元,较2015年增加一半。其中,美国有线电视运营商特许通讯公司(Charter ComMUniCATions)CEO托马斯·拉特利奇(Thomas RutledGE)以9800万美元的薪酬高居首位(表1)。

  薪酬排名前5的另外几位分别为耐克公司CEO马克·帕克(Mark Parker),4760万美元;甲骨文(Oracle)联席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 Hurd)和华特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同为4100万美元;以及甲骨文女性联席首席执行官萨弗拉·卡兹(Safra Catz),4090万美元。其他高薪的CEO包括,惠普公司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3290万美元,高盛集团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2020万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美股中市值最高的苹果公司,其CEO蒂姆·库克(Tim Cook)的薪资并没有挤进前列,2015年库克的薪资为1023万美元,2016年下降15%至870万美元。

  Equilar的报告显示,2016年美国100强企业中的CEO平均薪酬创自2013年以来最大涨幅,其较2015年上涨100万美元,至1660万美元(约合1.14亿元),接近于腾讯高管最高薪前5人的薪酬,但仍高于A股中其他上市公司的高管薪酬。而美国最高薪的通讯公司CEO托马斯·拉特利奇的9800万美元(约合6.74亿元)则相当于国内(腾讯)最高薪2.749亿元的2.4倍。

  股权激励和分红才是重头戏

  其实,对于公司高管和职业经理人而言,薪资只是收入的一部分,很多企业为了激励高管,都会授予一定的股权。而股权激励和分红才是真正放大财富的重头戏。

  比如,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截至2016年末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1.37亿股,按照美的2016年分红方案,每10股派发现金10元(含税),仅股息分红这个部分,方洪波可得1.37亿元,是其2016年薪酬的18倍。如果加上方洪波在美的集团股票的持股市值,以2016年12月30日的收盘价28.17元/股计算,方洪波持有美的集团的市值约为38.59亿元,则方洪波2016年的身家最低将近40亿元。如果美的集团股权今年涨幅大于70%,则方洪波也有望超过66亿元,并可能以创新时代职业经理人的身份登上2018年新财富500富人榜。

  股权激励不仅是老板让公司与员工利益关联、激励员工积极性、完善治理公司的重要手段,还是老板们表现对职工关怀的方法。除了诸如高管们的打工皇帝会获得股权激励,普通员工同样也有机会享受企业的股权福利。

  钟情于金庸武侠文化的马云,从“六脉神剑”价值体系到“独孤九剑”员工价值观行为准则,在阿里巴巴建立了让人印象深刻的江湖文化。马云一直对外宣传崇尚“财散人聚”式的股权分享方式,阿里巴巴在股权激励方面也确实很慷慨。阿里巴巴集团很早就制定了自己的股权激励制度,自成立以来采用过四项股权奖励计划授出股权报酬,包括阿里巴巴集团1999年购股权计划、2004年购股权计划、2005年购股权计划及2007年股份奖励计划。2014年9月19日,伴随着阿里巴巴集团在美IPO,持股员工市值也将水涨船高。当时阿里巴巴股票的发行价已经高达68美元/股。按照当日开盘价92.7美元/股计算,阿里员工只需持股超过1756股,持股市值就会超百万。而阿里员工普遍持股,其中超过2000股的员工非常多。

  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阿里巴巴集团旗下B2B业务阿里巴巴网络在香港上市后,购股权奖励就越来越少,受限制股份单位计划(RSU)逐渐成为一个主要的股权激励措施。阿里巴巴的员工获得RSU后,入职满一年方可行权。每一份RSU分4年逐步发放,每年授予25%。而每年都会伴随奖金发放新的RSU,阿里员工手中所持的受限制股份单位数量会滚动增加。阿里巴巴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其2016财年发行了7800.51万股RSU普通股。按2016年12月30日的收盘价87.8美元计算,这部分RUS持股市值约为68.49亿美元。在马云一文不名时坚定从高盛辞职加入阿里巴巴的蔡崇信,最终也收获了超高回报——其2013年底持有8349.99万股,按IPO时开盘价计算,持股市值高达77.4亿美元(约合580亿元人民币)。

  马云手里势头正猛的蚂蚁金服也是非常豪气,几乎全员持股。2016年5月,蚂蚁金服在B轮融资时曾透露,员工持有的股份占比约为40%。因为股东人数的限制,蚂蚁金服的员工持股主要体现在君瀚投资、君澳投资等几个有限合伙的股东层面,且主要以收益权模式来实现。不过,全员持股的蚂蚁金服对股票交易的限制严格,员工一旦离职必须卖给公司,由此会产生20%的个人所得税和最高45%的交易税。

  百度的股权福利主要集中在创业初期。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百度IPO不仅让李彦宏身价一飞冲天超过9亿元,当年百度员工总共持股比例为9.2%,其中更是诞生了50位千万身家、250位百万身家的员工。但上市之后的几年未见资料显示百度有员工配股计划实施。虽然百度近年来的股权激励力度也在加大,但与阿里巴巴相比还是相形见绌。2016年百度激励的成本(Share-based Compensation Expenses)仅有17.6亿元。其中,行政及营销板块2015年此开支为4.87亿元,人均2.5万元;而研发板块此开支为8.5亿元,人均4.7万元。

  腾讯的股权激励力度则一直在加强,尤其是近几年马化腾越来越大手笔。2007年腾讯开始实施股权激励,当年腾讯授出的股份总数不超过已发行股本的2%。在2009到2011年间,腾讯也给员工发过两轮股权奖励,有3200多名受惠员工。2012年腾讯的员工为2万人左右,员工持股比例相当于17%左右。这两批奖励股票加起来也只有腾讯发行股本比例的0.55%。2013年,腾讯宣布将扩大股份奖励范围,最高限额由已占发行股本的2%提升到3%,授予对象也由中高层向更多的基层管理者扩展。2014年7月,腾讯发行约1952万股新股用于员工奖励,以当日收盘价计算,总价值约合23.85亿港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人均可分得约9.7万元。2015年7月,腾讯向5839名员工授出1585万股公司新股,市值约为23.6亿港元,人均可分得约40.4万港元,折合32万元人民币。2016年7月6日,腾讯再次向员工授股引发市场关注。腾讯奖励7068名员工共1493.176万股奖励股份,市值约26亿港元,人均可分得36.8万港元,折合32.6万元人民币。

  华为也是企业中股权激励的典型代表。未上市的华为把其98.6%的股权开放给员工。其创始人任正非只拥有公司1.4%的股权,从始至终没有引入机构投资者。华为公司内部股权计划始于1990年,即华为成立3年之时,创业期的华为因为市场拓展、规模扩大、大量科研投入需要大量资金,出现融资困难。因此,华为优先选择不需要支付利息、同时可以激发员工努力工作的内部融资。1990年,华为参股的价格为10元/股,以税后利润的15%作为股权分红。2001年,华为开始实行“虚拟受限股”的期权改革,即激励对象可以据此享受一定数量的分红权和股价升值权,但是没有所有权,没有表决权,不能转让和出售,在离开企业时自动失效。从固定股票分红向“虚拟受限股”的改革,是华为激励机制从“普惠”原则向“重点激励”的转变。下调应届毕业生底薪,拉开员工之间的收入差距即是此种转变的反映。

  除了虚拟股,华为同期还推出了TUP(奖励期权计划)。TUP计划实施框架大致为:每年根据员工岗位及级别、绩效,分配一定数量的5年期权,员工不需花钱购买,可获得相应的分红权和增值权,5年后清零。TUP计划有助于提高华为新员工的工作积极性,有效期5年后清零的做法也一定程度上防止老员工坐享以前的股票收益、不思进取。

  被“造富之神”眷顾的中国最富十人,为笼络人才,纷纷祭出高薪、分房、股权激励等招数。而总体来看,中国最富十大老板中,有一半来自互联网企业,他们旗下的员工薪酬也均高于传统行业的员工,不过,传统行业的老板也通过分房等其他福利来弥补薪酬短板。普通人若是选对行业跟对老板,离1个亿的小目标又能接近一步。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欲查看其他资本圈精英评论,请扫描版权页二维码,下载并登录“新财富酷鱼”和我们互动。


文档附件:

  • 字号:

相关新闻: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