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Document
您在这里:头条

王薇:从富太到龙美术馆馆长

  • 来源:
  • 时间:15年06月12日 08:28
  • 作者:孙红
  • 字号:

  作为资本大佬刘益谦的太太,热衷艺术品收藏的王薇“一直本着刘益谦赚多少钱,我就收藏多少”的理念,不遗余力地购买革命题材藏品,和刘益谦“竞争花钱”,从而成为“红色油画收藏第一人”。如今,刘益谦以2.8亿港元拍下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3.48亿港元拍下的“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3.08亿元拍下的王羲之“平安帖”等一系列重量级藏品,已经成为她创办的两座上海龙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孙红/文

  2014年7月,一张刘益谦用2.8亿港元拍下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喝茶的照片,频繁出现在各大网站和微信平台,引得大众惊呼“土豪”。

  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刘益谦又以3.48亿港元拍下“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创下中国艺术品在国际拍卖行拍卖的最高纪录。刚刚结束的2015春拍中,刘益谦又收获颇丰,其中包括以1亿港元拿下苏富比中国艺术品门类的封面拍品“南宋官窑八方弦口瓶”。

  接受新财富采访时,对于丈夫刷新种种拍卖纪录的豪爽之举,与刘益谦相伴26年的太太王薇表示赞同。虽然一向对当代艺术品更有兴趣的她觉得“2.8亿可以买很多很多油画”,不过“鸡缸杯我还是非常支持他买的”。除了理解丈夫对瓷器有一种特殊情怀,或许还因为,鸡缸杯如今已为她担任馆长的上海龙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红色收藏第一人

  1988年,25岁的王薇嫁给刘益谦。二人相识是别人介绍的,“第一眼看见刘益谦,觉得并不怎么样,我说不谈了,两个人合不拢。介绍人反反复复来了三次,这事才成。”一旁的刘益谦笑着补充:“生了两个孩子才有感情。”

  刚结婚时,刘益谦的事业还没起步,为了养家糊口,身兼数职,一边开的士,一边打理一个12平方米的小百货店。店铺后面住着他们一家六口人,包括两个女儿和刘益谦的父母。小店只有一个阁楼,高的地方1. 35米,低的地方0.75米,基本站不了人,只能睡觉。

  上世纪 90 年代初,刘益谦通过投资股票认购证成为百万富翁,随后,夫妻俩玩起收藏,最初只是买紫砂壶。1993 年,刘益谦去北京收购内部职工股,恰好遇到嘉德举行成立后的首次拍卖会。刘益谦花 200 元买了本图册,看看里面的名字,只认得郭沫若和李可染,就买下了郭沫若的一幅书法和李可染的一幅画,一共花了 18 万元。

  两个女儿出生后,王薇一直在家做全职太太。身为母亲,她自认对孩子的教育还比较成功:“我的几个孩子都比较节俭,有时候会去坐地铁、坐班车,我有时候在家多开了几盏灯,孩子就会跟我说,能不能关掉几盏灯,今后的能源很重要。我觉得这样很好,因为父母的财富应该用于孩子更好的发展,而不是享受、摆阔、攀比。”

  不过,她并不甘心只扮演太太的角色,“还是想做点事”。即使今天,她也总是对身边的朋友说:“先生在进步,我们原地踏步就等于退步。”相比一些富太朋友有空逛逛街、喝喝咖啡、练练瑜伽,沉浸在自己认为的幸福状态,她觉得“女性应该更自立一点”,“把我热爱的事业做出来,我心里会更充实愉悦”。

  1997年3月,生下儿子的她去了上海老城隍庙艺术品拍卖公司做经理,3年后,因为怀孕又做回了全职太太,但这3年对她今后从事收藏却影响很大。

  虽然王薇最为公众认知的身份是“资本大佬刘益谦的太太”,但在艺术品收藏圈,她被认为是“红色油画收藏第一人”,而她涉及这一领域完全由于一次机缘巧合。2003 年的一次书画拍卖会上,因为和刘益谦意见不合起了争执,王薇生气地跑去另一边看拍卖油画。恰好那时她想装修房子,打算挑一些油画做装饰。

  此时,一幅张洪祥的《艰苦岁月》出现了。这张画面为毛主席手拿野菜和炊事员谈话的油画,曾出现在王薇的小学课本上,令她印象深刻。她原以为,“这样的作品都应该在国家级的美术馆、博物馆里”,没想到出现在拍卖场上。王薇毫不犹豫地把它买了下来,从此开始了革命题材创作的收藏之路。

  自身成长经历的影响,使得王薇对“红色经典”藏品备觉亲切和认同,在购藏初期及中期,她可谓不遗余力,甚至有过“上午接到消息,下午就飞到外地去买”的经历。2007年之后,她开始将收藏向“红色时期”两端延展:往前追溯到民国老油画,向后补充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现当代艺术。经过几年的收藏和整理,民国油画、“红色经典”、现当代藏品分别占其收藏构成的15%、60%和25%左右。

  这些年,刘益谦、王薇在建立各自的收藏体系上相互“竞争”,按刘益谦的说法:“她和我竞争花钱,不计成本购买艺术品。”王薇也承认,“我一直本着刘益谦赚多少钱,我就要收藏多少这样一种理念。”在收藏上,她“霸气十足”,对看中的画作喜欢用四个字:志在必得。如果刘益谦不相信她的判断,她就让拍卖公司的朋友、各种收藏行家、权威去游说他,甚至委托人代买,用刘益谦的玩笑话说,“像做贼一样”。

  但王薇建立的油画收藏体系,连刘益谦也不得不佩服:“从收藏的系统脉络来看,她比我这么多年买字建立得更全一点。阶段性的民国油画、文革油画、当代油画,我认为她是全国最全的。”其原因在于,“中国油画总共才100多年历史”,而“我买的字从宋朝开始才1000多年,你要我把这个脉络建起来,需要花更大的资金、更大的精力”。

  从全职太太到美术馆长

  2007 年,王薇为自己的藏品整理拍照,一看有 100 多件了,她开始想做一次展览。2009 年 11 月,展览以“革命的时代”为题在上海美术馆举办。当沈嘉蔚的《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靳尚谊的《毛主席视察上钢三厂》、孙兹溪的《天安门前》、陈逸飞的《踱步》等画作一一挂在墙上,王薇感觉“太震撼了,不像放在家里,就是库房里的一堆物品”。当天晚上,她对刘益谦说:“我想做个美术馆。”

  其实王薇早有开美术馆的想法,但刘益谦总是一笑置之。不过这一次,他立刻就应允了:“你找地方吧,我支持你。”对于态度的转变,他解释说:“我原来感觉,她这个年龄了,还做什么美术馆,收藏就收藏了。但一个朋友的一句话特别让我感动,他说你太太50岁了,还有这股激情,你就应该支持她。”

  2010年3月,刘益谦斥资2.3亿元在浦东的住地附近买下一间商场,准备让王薇改建成美术馆。王薇这才发现,把它改建美术馆没那么简单。首先,需要变更土地用途,其次,需要征得周围业主同意。她于是一家家说服这些业主。改建费用花到差不多3000万元时,业主们意见最大,王薇仿佛走到了悬崖边,“当时我一个人顶,老公也怪我,就觉得很委屈,眼泪直往下流,最后还是努力做下来了”。

  2012年12月18日,龙美术馆浦东馆正式开业。这座占地1万平方米、当时国内最大的私人美术馆由仲松设计,外形像一个简洁的方盒子,内部展厅分为四层:一层当代艺术品展厅亦作为临时展厅,二层展出红色经典作品,三层展出古代精品,地下一层展出陶瓷作品。其中大部分的展品,来自刘益谦、王薇夫妇庞大的收藏。

  刘益谦一开始并没有对美术馆寄予厚望,“当时的想法很纯粹很简单,开一个美术馆,上面挂几张画让人家看看,下面做库房”。但龙美术馆开业后的效果却远超他的预期,开馆短短半年,接待参观者3万人,进行艺术交流3场,参加人员600人,美术馆成为浦东的文化新地标,刘益谦、王薇夫妇也入选美国《ARTNEWS》杂志全球200位顶级收藏家榜单。

  浦东馆的大获成功,更加坚定了王薇开设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决心,当时,上海市政府正力邀二人在徐汇区建一座新美术馆。2014年3月28日,历时两年零4个月的准备,龙美术馆西岸馆终于开馆。其通体采用清水混凝土墙面,将室外与室内整合成为展厅的一部分,王薇自豪地表示,其建筑本身就是一座连接古今的艺术地标。

  西岸馆的建筑面积高达3万平方米,是浦东馆的3倍,这就对藏品的规模、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丰富藏品档次和内容,刘益谦、王薇2013年以来投入了不下10亿元充实藏品,包括以2.8亿港元拍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823万美元拍下苏东坡《功甫帖》、3.48亿港元拍下的“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3.08亿元拍下的王羲之“平安贴”等一系列重量级藏品。

  王薇认为,经营美术馆,藏品就是你的根基和底气:“你有根基,国外一些大的美术馆、财团就愿意跟你谈,你们的展览是不是可以走到国外去;我也可以问,你们有展览到中国来吗,我们可以作对换嘛。这就是一种对话了。现在,美国、英国还有法国都有机构希望龙美术馆把收藏的革命题材藏品拿过去做展览。”

  拥有众多国宝级藏品的龙美术馆,作为中国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私立美术馆,不仅吸引好莱坞影星布拉德·皮特、安吉丽娜·朱莉在2014年6月前来参观,甚至“创意英伦”盛典也于2015年3月2日在其西岸馆举办,英国威廉王子亲临现场揭幕,并与王薇会面。相比很多国立美术馆做的是一段或几段历史,很少有当代收藏,其从古到今的完整收藏线索,不仅赢得业者的称道,也吸引了众多普通观众。

  2014年5月18日,世界博物馆日,尽管两座龙美术馆为客流量的增加作了准备,但两馆观众达到一万四千多人,还是让刘益谦、王薇夫妇始料未及。身为馆长的王薇倍觉激动:“这就是我做美术馆想达到的效果。”刘益谦也表示:“龙美术馆的影响力,超出我的想象。”

  打造中国的古根海姆

  虽然身家百亿,但王薇并不讳言:“这一年最大的艰辛,对美术馆来说,就是缺钱!”开办龙美术馆是笔巨大的投资,两座龙美术馆光建筑投入就达到6亿元,从每年的运营费看,目前浦东馆为1500至1600万元,浦西馆预计将超2500万元。

  作为非营利机构的龙美术馆,所有支出基本都要靠刘益谦、王薇夫妇自行解决。王薇笑称,因为投入资金源源不断,有时候想想,感觉对不住在商界打拼的丈夫,只能抱歉地对他说一声辛苦。“我的理想状态是,未来龙美术馆能够自身造血,比如在西岸馆引入咖啡店等商业项目,稍稍补贴一点运营费用;如果政府方面能再补贴一点,再加上我们自己的投入,应该就差不多了。”

  谈及未来的规划,王薇并不掩饰自己的“野心”,直言想花十年时间把龙美术馆打造成中国的古根海姆或MOMA,把中国的文化推向世界,把世界上优秀的艺术品引入龙美术馆。而这也正是她最初把美术馆定名为“龙”的初衷。“当时,很多人说这个名字可能注册不出来,但最后也注册出来了。”

  因为野心,王薇觉得“身上的担子很重”。刘益谦也表示,龙美术馆的创办,付出更多心血的是王薇:“王薇是龙美术馆馆长,我的头衔是馆长助理。她现在想的是美术馆大的战略,我只能给她提提建议,完成一些战术的细节。”

  本文刊发于新财富杂志6月号,欢迎订阅新财富杂志,纵览更多精彩文章。

  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转自新财富plus(微信号:xcfplus)


文档附件:

  • 字号:

相关新闻: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