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华赢系P2P运作链条

来源:  时间:16年11月04日 10:10  作者:姬婧瑛

  过气6年的立体快巴在这个夏天卷土重来,变身巴铁。

  一手导演巴铁“复出”的白志明,一边推动巴铁项目在不同城市落地,一边利用旗下P2P等关联公司大举吸金。

  姬婧瑛/文

  2016年5月,巴铁沙盘模型亮相北京科博会;8月2日,巴铁模型车现身秦皇岛实验基地并缓慢行驶了300米,随即引来媒体的一片质疑。在媒体扒出巴铁的前世今生之时,隐藏在巴铁背后的白志明和他的“华赢系”也被曝光。

  巴铁—也就是曾经的“立体快巴”—的发明者宋有洲接受媒体采访时称,6年来几乎都是他个人在研制,并没有相关部门和机构的支持,他非常需要社会资金支持,将巴铁推向实体市场,“白志明是在我资金遇到问题时进入的”。宋有洲说,2015年11月,华赢凯来公司负责人白志明买断了巴铁这个项目,“我的专利已经卖给他们了,我不是股东,我只负责技术”。

  而华赢系为运作此项目,专门设立了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巴铁科技”)。如今以巴铁科技总工程师身份露面的宋有洲,在台前大力宣传自己的“中国原创重大发明”;以“巴铁之父”自居的白志明,则一边向各地政府推销巴铁项目,一边利用旗下P2P等关联公司大举吸金。

  巴铁幕后人白志明:一人两名,脱实向虚

  买断“巴铁”的白志明何许人也?

  公开资料显示,白志明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一个书香世家,1990年开始创业,先后涉足煤矿开采、水泥制造、房地产开发等行业。2013年8月,白志明筹措资金北上,成立北京华赢凯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并在半年时间内先后在山东、河北、湖北、吉林等地成立了多家分公司。

  2015年至今,白志明加速注册公司,构建了一个覆盖股权担保、基金管理、资产管理、电子商务、餐饮、房地产、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庞大的企业群(下称“华赢系”)。虽然这些企业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为开业状态,但多数并无实际业务(附表)。

  目前,整个华赢系纷繁复杂,关联企业为数众多,除了白志明、白志刚控制的公司,其团队成员孔艳霞、孔彦红、李喜军、李同军、肖飞等人名下亦外延出众多关联公司。其中,李喜军出任执行董事的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成立的相关投资公司就多达17家。

  一个奇怪的地方是,华赢系公司工商登记资料中,只出现“白丹青”,而华赢集团官网有关董事长介绍和公司相关新闻中均只出现白志明。此前有该公司离职员工告诉媒体,白丹青就是白志明,且多份相关民事调解书显示白志明就是白丹青。

  一个人为什么要披两个“马甲”?追溯白志明的创业路径,或许能发现其中曲隐。

  第一阶段:烟煤厂及水泥厂老板。工商资料显示,以“白志明”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只有两家:邢台市内邱县北岭煤矿和柏乡县华赢水泥厂(注:柏乡县在邢台市内) ,前者注册于2000年4月17日,后者注册于2002年3月28日,两家企业目前均已吊销。

  第二阶段:房地产开发商。2007年,白志明进入房地产开发行业,他与孔艳霞投资成立邢台天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商资料里第一次出现“白丹青”之名。该公司业绩未知,但在2014-2015年期间发生过5起法律诉讼案:其中1起为2014年4月18日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裁决天尔房地产非法占用一般农田罚款34万元;其余4起为2015年12月21日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决天尔房地产返还王湘、王永波、王嬴政、王铃贺四人款项167万元。后四个案子的起因是,2009年此四人与天尔房地产签订“员工内部认购房产协议”且各缴纳20万元预付款,但到2012年该房产项目未动工,四人诉至法院要求公司返还预付款及利息。白丹青作为公司股东,曾以个人名义与王湘签下借条,承诺返还四人购房预付款和利息共计167万元,但迟迟不兑现承诺。

  第三阶段:金融投资集团。如前所述,2013年白志明北上,在北京开始大量注册公司,玩起了金融投资和科技概念。2015年成立的北京世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曾发生“超级水稻”假种子案。据报道,其在黑龙江推广“超级水稻”2万亩,但成熟的稻壳“基本为空壳、瘪壳”,农民损失惨重而交涉无果。

  总结下来或许可以说,2000年开始,白志明从水泥厂老板转型为华赢系掌门人,显示其紧跟时代脚步,一路脱实向虚;从“白志明”变身“白丹青”,则多少折射出其愈加重视自我包装和概念营销。

  挖掘巴铁“剩余价值”:包装成PPP项目吸金

  白志明为何看中过气六年的立体快巴?

  2015年11月,白志明从宋有洲手中买断所谓“巴铁专利”。一个月后的2015年12月30日,巴铁科技与河南省周口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在该市设立中国第一家巴铁研发及产业基地,项目规划总投资100亿元,一期用地300亩,三期用地1000多亩。巴铁项目上马可谓迅速。

  随后,巴铁科技马不停蹄与不同地方政府商谈合作:2016年4月22日与天津市河北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4月27日与秦皇岛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5月17日与沈阳市沈北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5月20日与河南省南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这个过程中,华赢集团一直以 “PPP领跑者”自居。

  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即公私合作模式,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融资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自2013年底以来,财政部大力推进PPP改革,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国拟采用PPP模式的储备项目已经达到了9285个,总投资预计超过10.6万亿元,其中已落地项目的投资额超过1万亿元。

  又一次踩准了节拍的白志明自称:“我们多年专注PPP领域,一直在努力探索PPP模式创新,如何与地方政府合作,如何引进社会资本参与PPP,如何让PPP有效落地实施。我们在实体上做了多年的努力,不仅创新模式,还将高科技创新项目锲入PPP合作中,这样不仅提高了自身竞争力,同时也受到各地政府的欢迎。”

  华赢系在巴铁之前的PPP项目,只能查到两个已完成项目,即2014年与山东省单县政府和金乡县政府合作的城建工程项目,前者已投资9594万元,后者已投资1.44亿元。但与两县政府签订《项目委托代建协议书》的主体,是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建联”)。

  中建联是2011年10月25日在香港注册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中建联北京办事处的法定代表人和华赢凯来的法定代表人同为白丹青。与中建联相关的有一家名叫“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的社团,该社团被列入了民政部2016年山寨协会名单中。

  该协会在58同城的招聘信息中显示,该协会加盟费500万元起。此前曾有媒体报道指出,该协会对会员收取300万-800万元不等的会费,然后帮助会员以暗标的方式来获得工程项目。

  白志明看上曾经的立体快巴后,将其重新包装为巴铁项目。在城市道路交通日益拥堵的今天,巴铁项目易于赢得政府的关注,而如果有政府愿意接纳该项目在本城落地,也有利于该项目的融资。因此,华赢系一边马不停蹄在各地推销项目,一边向普通投资人推销巴铁基金,其运作不无借该项目融资之嫌。

  据称,华赢旗下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今年5月已开始销售“巴铁基金”,基金规模5000万元到1亿元,认购金额为100万元起,预期年化收益率12%。有媒体报道称,巴铁基金一期、二期均已发售完毕,该产品的还款来源主要是未来巴铁线路运营、站台上铺、车厢广告、站台传媒以及其他衍生收入。

  不过,新财富查询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中私募基金公示信息,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备案的基金有“北京天尔益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和“北京天尔元丰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前者投资拟上新三板企业北京宏伟超达仪器制造有限公司股权”,后者投资拟上新三板企业天津绿圣蓬源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未见巴铁相关信息。

  营销PPP和P2P背后:概念兜不住的破绽

  除了发行巴铁基金,华赢系募资的主要渠道是旗下6家P2P理财平台,分别是华赢凯来、投趣网(原最易贷)、华金所、融头金融、华赢贷、高地理财。这些平台均自称P2G(private-to-government)模式,即其融资项目均为PPP项目。

  6家P2P平台中,华赢凯来P2P的网站页面已无法查看。此外,华赢集团旗下北京中泰汇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拥有华赢贷的商标,但目前也已查询不到华赢贷平台。下面来看下其他3家重点平台的情况。

  投趣网

  原名最易贷,由北京投趣众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建设及运营,于2014年9月上线。 工商资料显示,其注册资金为4000万元,股东为李兵五和白小勇,与华赢集团没有关联。但其官网新闻中出现最易贷CEO为朱潮洪,此人也是华赢集团副总裁。

  新财富查阅投趣网标的项目发现,2016年1月18日之前的所有项目,均由华赢凯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并承担回购责任。

  2016年1月6日之前,该平台共发布48个借款标的。其中1个是北京天尔益通投资管理中心的债权转让项目;4个是“老板任性标”;其余43个标的借款企业只有两家:山西中联富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乡县众益置业有限公司,前者2015年1月9日注册成立于山西定襄县,后者2014年5月26日注册成立于山东济宁市金乡县。

  上述企业中,北京天尔益通投资管理中心,是华赢系旗下有限合伙企业;金乡县众益置业有限公司,是中建联关联公司。与此两家公司有关的融资标,涉嫌关联融资。

  最奇怪的是2015年4月1日发布的4个“老板任性标”,共融资500万元,年化收益率高达80%、100%。除了关联担保外,项目介绍更是辣眼睛:在资金用途一栏中,介绍竟是这样一行字—“老板想体验撒钱过节的瘾”!

  华金所

  投趣网股东李兵五同时也是中创共赢(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创共赢”)的股东,该公司运营的一家叫华金所的P2P平台,系2016年4月从深圳前海华企融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收购而来。

  新财富查阅华金所官网71个项目,借款方均为房地产开发公司,其项目风控措施显示 “由中建联监管”,为关联监管。

  其中,13个项目的借款企业为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南漳天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借款项目为湖北襄阳“中国有机谷项目”;58个项目的借款企业为山东东明县东明天恒房地产有限公司,借款项目为该公司承接的东明县“市政改造工程”项目。两家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为梁耀武,此人还是山东东明县中建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南漳天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15日,股东为梁耀武和王共科,认缴注册资金1000万元,半年后又变更为1亿元,但实缴注册资金0元;东明天恒房地产有限公司注册于2014年8月29日,唯一股东为梁耀武,认缴注册资金1000万元,实缴1000万元。东明中联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注册时间、股东信息、高管信息,与东明天恒房地产有限公司完全一样。

  另外,东明县政府网站发布的市政改造项目招标信息显示项目总投资1.6亿元,而东明天恒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借款达3亿元,且借款项目详情与政府招标信息中公示的项目不符。新财富尝试联系东明县交通运输局联系人核实相关项目,但招标公告上所留电话已为错误电话。“中国有机谷”官网信息显示,湖北文东集团和中建三局参与建设,未见南漳天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参与建设的信息。

  融头金融

  融头金融,2015年12月10日上线,由北京融头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初始股东、法定代表人均为白丹青,后均变更为白小勇。

  融头金融平台上的可查看项目,均为2016年3月1日后发布的融资标的,借款方显示均为“项目所在地重点企业”,主要项目为河北省任丘市市政改造项目和湖北襄阳市“中国有机谷”建设项目,其他信息不详。而“中国有机谷”借款项目同样出现在华金所的借款项目里。

  总结一下,可以大致看出华赢系旗下P2P平台有以下特点:1、借款企业单一,且借款企业疑似关联企业;2、借款项目重合,涉嫌多平台重复发标;3、借款企业均为成立不足两年的县乡级地产开发企业;4、担保企业均为关联担保公司;5、项目由中建联监管,疑似关联监管。

  据悉,华赢系平台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主要是老年人,其主要以高收益和礼品吸引老年投资者,投资金额不同,红包和礼品等奖励不同,投资50万元以上,不仅可以享受15%的年化收益率,还可以获得空气净化器、净水器各一台。据新京报记者在现场采访的一位华赢凯来投资者介绍,作为 VIP客户,他和老伴的大部分储蓄都投在华赢凯来,共投资了100多万元。

  像这样拿出一生积蓄投资的老人有多少不得而知,有多少人投资巴铁基金也不得而知,但据报,周口巴铁项目研发生产基地目前毫无施工迹象,秦皇岛巴铁一号试验场地已被封藏,巴铁技术备受质疑。如巴铁基金果真有发行,投资者拿回投资和收益的可能性要打个问号。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欲查看其他资本圈精英评论,请扫描版权页二维码,下载并登录“新财富酷鱼”和我们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