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股权质押的N种花样

来源:  时间:16年08月18日 17:04  作者:万丽

  2016年上半年,股权质押融资方式因来钱快速、便捷,被新三板企业股东玩得风生水起,成为仅次于定增市场的热门融资方式,哥仑步、信中利、枫盛阳、春秋鸿等一大批公司披露了股权质押公告。质押了股权,股东或公司拿到了钱之后玩法各异:失踪跑路、买理财、投资扩张、补充公司现金流……

  与此同时,从事股权质押业务的金融机构也蓬勃发展,从银行扩展到信托、资管、小额贷款公司等类金融公司,甚至催生了专门投资新三板股权质押的互联网金融公司(P2P平台)。所质押的股权资产被包装成理财产品,这一进一出中间产生的利差,是这些机构对股权质押业务乐此不疲的动力。即便新三板股权质押事故接二连三发生,也未能阻挡各类金融机构争先成为质权人的脚步。万丽/文

  一家年净利润为负数的公司,花个百来万元挂牌新三板,然后大股东将手中股份全部质押给金融公司后,带着所有的现金跑路了。另一家公司,股东频繁质押股权后拿着钱去投资理财,不慎锒铛入狱,股价大跌,被质押的股份亦跟着爆仓……当然更多股东有一颗将公司做大做强的决心,质押股份是为公司融资做担保,以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维持企业经营。更有信中利控股股东汪超涌(对外称“汪潮涌”)这种新三板股权质押“痴迷者”,分批质押了手中股权,分别用于不同的功能:为补充公司经营现金流做担保、买理财产品、成立股权投资基金、转战A股。

  金蝉脱壳第一案

  哥仑步(835494)董事长魏庆华是新三板股权质押史上首个跑路的股东。哥仑步主营业务是户外用品开发、生产和销售,于2015年1月挂牌。一个月后,控股股东魏庆华将手中所持公司42.72%股权一次性全部质押给了盛山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山资管”),然后快递一封辞职信给公司后就失联了,此后直至2016年7月底,魏庆华再没出现过。哥仑步数次公告称,“尝试联系魏庆华未果”。2016年6月28日,哥仑步发布了年报,被信永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简称也由“哥仑步”变更为“ST哥仑步”。

  从ST哥仑步发布的财报中可以看出,魏庆华不止是拿着股票质押融来的钱失联了,他和“关系亲密人”魏丽琳、张蔚一起,还欠着公司2081.98万元。其中张蔚是公司副总经理,张蔚同样“失联”了,魏丽琳则没有出现在公司董监高名列。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明晃晃的恶意卷款。

  当前企业登陆新三板几乎没有门槛,成本也不高。一位券商人士透露,根据公司不同情况,从辅导到挂牌,一般费用在80万-200万元之间。截至2016年7月20日,新三板共有逾7800家公司挂牌。

  新财富的统计显示,2016年上半年,新三板股权质押可谓井喷式爆发,共有695家新三板公司进行了股权质押,占新三板公司总数近10%,它们共发生1282次质押行为,而2015年同期,这一数据仅为280次。其中,约有7成以上公司进行过多次质押,股权被质押次数较多的如飞翼股份(831327),前后多达15次。股东通过股权质押给公司融资做担保,可以免除股东股权被稀释,除了转让股权和收取红利受到一定限制外,股东权利基本不受影响。

  进行股权质押的公司质地如何呢?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中,经营业绩不稳定的公司比比皆是,进行了股权质押的新三板企业,经营业绩波动较大的也不少。比如,哥仑步在挂牌前两年经营状况极其不稳定,2013年净利润532万元,2014年亏损4072万元,2015年亏损2969万元。

  统计显示,2016年上半年进行了股权质押的新三板公司,其中有92家2015年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负数,占所有股权质押企业的13%。亏损超过500万元的有近40家,亏损最高的是ST诸葛(833933),年亏损6.4亿元。还有113家公司2015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为负数,占所有股权质押新三板企业的16%。净利润同比下滑较严重的如佳星慧盟(430246),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1.1万元跌至-501万元,下滑45242%。

  通常而言,挂牌公司在发布股权质押公告的时候,会简单公布质押原因。2016年上半年,有不少于47次质押公告里直接说明,借款是用于股东个人;还有一部分公司只是简单写“用于借款”或“用于贷款”。

  挂牌—质押—融钱—跑路……这样的路径,成本和难度都不高,魏庆华恐怕不会是新三板股权质押史上的孤例。

  花式“钱生钱”

  当然,大多数挂牌公司经营正常,走上魏庆华道路的只是极端。不少公司股东质押股份后,精明地选择用融来的资金去理财市场吸金。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信中利(833858)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汪超涌就是其中之一。

  2016年5月5日,汪超涌与其控制的上海思邈股权投资中心(以下简称“上海思邈”)分别将手中持有的信中利7.75%(共计15%,约2亿股)股权质押给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信托”),质押期限3年。几乎同时,中航信托发布名为“天启957号信中利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产品期限36个月,规模3亿元,增信方式之一就是“1亿股信中利股票收益权”。该信托计划的投资方向是信中利股票及其他金融资产,投资信中利股票的方式为从二级市场买入。5月24日,信中利公告称,公司股东汪超涌及上海思邈认购了“中航信托天启957号信中利投资集合信托计划”项下B类信托单位,具体额度没有披露。

  质押股票后用融来的钱通过信托计划增持自家公司股票,解释之一是汪超涌对公司有很大信心,但同时也有可能是为了维持股价。

  2016年6月17日,信中利再发公告,汪超涌将所持公司2.16%股份(2780万股)质押给北京优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选资本”),质押期限5年,质押目的是用于担保。在此前的2016年3月,优选资本网站上披露一只名为“优选资本-信中利优选基金I期”的私募股权基金成立。基金募集资料显示,这只基金期限是3+1+1,募集规模3亿元,主要用于投资大数据、工业4.0、消费升级等相关优秀企业股权,所投领域均为高增长行业。

  网上一份关于该基金的募集介绍中显示,汪超涌以其所持总价值7.54亿元的信中利股份为该项目提供担保。不过,信中利公告的汪超涌质押股票市值大约为4亿元,与此数额不尽相同。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了新三板公司股权作为筹码,汪超涌的私募基金在募资上相对更容易了。

  枫盛阳(430431)大股东刘金玲同样也是个“钱生钱”高手。2015年末至今,刘金玲共进行过四次股份质押,其中一次质押给互联网金融公司,一次用于补充质押,还有两次是质押给个人。截至2016年3月,刘金玲共质押295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8.64%股份,占刘金玲所持公司总股份的75%,融资用途大多为刘金玲个人借贷。

  刘金玲拿着这些钱去做什么了呢?

  2016年3月末开始,枫盛阳不断发布公告,股权司法冻结和诉讼信息如雪片般飞来,皆与刘金玲个人财产纠纷有关。事实上,人称“天津女首富”的刘金玲一直是一个资本借贷玩家,她控制的公司除了枫盛阳,还有P2P公司、融资担保公司、资管公司以及珠宝贸易公司。各种渠道的资金在她手里流通运转,不过最后她还是触碰了法律底线。2016 年6 月15 日,枫盛阳发布公告称,刘金玲因个人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立案侦查。

  进军A股

  不仅如此,新三板股权质押带来的便利,还帮助一些公司在A股市场施展拳脚。

  2016年4月20日,信中利旗下全资子公司中驰极速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驰极速”),以及汪超涌控制的共青城中源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中源信”),以一致行动人身份,出资16.5亿元收购A股上市公司深圳惠程(002168)的8673万股,收购完成后,二者共同持有其11.1%股份。

  中源信成立于2016年4月,汪超涌既是GP也是大股东,持股70%。其余四位LP共同持股30%(图1)。 

  此次收购完成后,信中利间接持有深圳惠程8.98%的股份,是深圳惠程第一大股东。未来深圳惠程盈利状况将直接影响信中利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净利润情况。

  收购深圳惠程的资金从何而来呢?据信中利公告,信中利向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商财富”)融资15亿元。汪超涌所持信中利及信中利子公司所持相关公司的股份,成为此次融资的重要担保物。

  2016年5月30日,信中利共发布了五笔相关的股权质押公告。分别是汪超涌将手中所持有信中利7.75%股份(共1亿股),信中利将全资子公司北京信中达投资有限公司2亿元出资额,信中利控股子公司北京信中利股权投资中心(以下简称“信中利投资中心”)将其持有的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800万股股份、东田时尚(835547)1084万股股份、品尚汇(833788)445.6万股股份,全数质押给了招商财富,质押期限为两年,直至被担保债务被偿还之日。

  信中利2015年10月23日挂牌,交易仅一个多月,期间股价一路上扬,从8元/股涨到14.76元/股,并于2015年12月9日停牌至今。信中利停牌的半年时间,汪超涌动作频频,陆续将自己手中所持有的信中利股权质押出去,且每一次质押的目的都不一样。

  截至当前,汪超涌及上海思邈已经全数将手中所持有的信中利股份质押出去。信中利成为上半年新三板股权质押总额最大的公司,质押股份总市值高达46.9亿元。假设以6月2日北京恒宇天泽给信中利的质押率(贷款金额/质押股份参考市值)26.7%估算,汪超涌及其控制子公司上半年年通过股权质押融得资金可达12.5亿元。

  这还没有结束,做私募股权投资的信中利,在所投企业挂牌新三板后,会充分利用所持的股份去融资套现。除了东田时尚和品尚汇,信中利还将所持有同济医药(430359)5.39%股份进行了质押。

  为公司融资担保

  事实上,作为新三板企业有限的融资方式中的一种,股东质押股权为公司担保,对缺钱的新三板企业来说,是目前为止较为有效且便捷的融资方式之一。绝大多数新三板企业股东都有一颗将公司做大做强的雄心。当公司需要融资的时候,大股东义不容辞质押手中股权为公司融资作担保。据新财富不完全统计,上半年新三板公司1282次股权质押中,有近300次系股东为公司融资做担保,占比近1/4。还有约30次公告显示,质押贷款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说白了还是为了公司经营。

  伽力森(830963)公告显示,公司因新项目开发需要贷款5000万元,公司全部股东以所持有的股份为之提供担保,此外,还把股东各自名下的多套房产也质押给了债权方。

  挂牌不足8个月的东方数码(834207),其股东兼实际控制人张友华、股东兼财务总监徐阳、股东兼董事会秘书徐华,就悉数将手中所持有公司全部股份质押出去,累计质押股份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0%,为公司融资提供担保。这一举动惹来主办券商的担忧,事后东方数码发布公告,融资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中国领先的车联网云平台项目和市场推广,对公司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汪超涌分批质押的股权中,有一部分也是为公司经营周转融资担保。2016年6月2日,汪超涌将手中所持信中利4000万股股票,质押给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公司总股本3.1%,融得资金1.499亿元。该等股份市值5.6亿元,据此计算质押率为26.78%。公告显示,该笔质押用于为公司的贷款提供担保,所融资金用于公司经营周转。

  春秋鸿(现为ST春秋,831051)的股东刘岩更是大手笔将手中股份质押出去,为公司筹集拍摄电影、电视剧的经费提供担保。2015年8月4日,刘岩将手中持有的春秋鸿22.28%股份质押给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原名为北京恒泰富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泰普惠”),春秋鸿为此融得资金2400万元。以当天ST春秋14.59元/股的收盘价估算,刘岩质押出去的股票价值约为5836万元,质押率为41%,相对较高。

  按照Wind资讯行业分类,2016年上半年开展股权质押的企业,也多归属于实业经营行业,其中工业和新兴技术行业占比较大,盖因信息技术革新迅速,融资需求旺盛。其中工业行业排名第一,大约有370家,信息技术行业次之,有逾200家。当然,这与这两个行业在新三板挂牌公司基数大也有关。另外还有日常消费行业和公共事业行业,在新三板本身挂牌基数并不大,但是参与股权质押融资的比例不低,这两个行业股权质押公司数,分别占该行业新三板挂牌数的16%和13%。

  质押的泥潭

  大股东质押股份来钱虽然容易,但是也不能太任性。股权质押不产生坏账的前提是,公司内部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否则股权质押过多,一旦股价出现持续下跌,股东手中已没有用于追加质押的股权,连带风险会一触即发。

  春秋鸿投资拍摄的电影《王朝的女人·杨贵妃》,由范冰冰主演,据称投资2.5亿元,但票房遭遇惨败,直接导致春秋鸿2015年巨亏1.16亿元,并拖累其净资产变为负5259.23万元,被戴上ST帽子,股价也从最高点51元/股,惨烈地一路下滑至2016年7月20日的1.93元/股(图2)。

  2016年1月27日,刘岩又补充质押6.06%春秋鸿股份给恒泰普惠;3月9日,刘岩继续将剩余359.1万股ST春秋股票质押给恒泰普惠。至此,刘岩已经将所持886.1万股全部质押出去,占ST春秋总股比42.29%。按7月20日收盘价计算,刘岩所持886.1万股ST春秋股份的市值仅约为1710万元。

  枫盛阳在大股东刘金玲出事后,其股价也开始暴跌,由于新三板流动性差,股东们恐慌抛售,股价一路下探跌去九成。刘金玲质押的股份也都危险。原本2016年5月30日是刘金玲质押的股份中的454万股的到期日,但枫盛阳并未发布解除股权质押公告。刘金玲质押的股权最终将如何处理,尚不得而知。

  大股东跑路的ST哥仑步,资产只剩下少量厂房、土地以及一堆逐年贬值的户外用品。2015年末,ST哥仑步的净资产仅为8221.57万元,不知按持股比例享有的净资产份额是否抵得上魏庆华的质押融资额。就算ST哥仑步的大股东易主为盛山资管,魏庆华留给盛山资管的估计也是一个烫手山芋。

  金融机构的好生意

  股权质押风险接二连三爆发,新三板企业不如想象中靠谱,那么新三板股权质押是否有减缓的趋势呢?

  至少从质押次数的增长数据上未能看出来。2016年5月哥仑步事件发生后,虽有银行收紧这块业务的风声传出,但是数据显示,新三板企业股权质押之风并未走弱。2016年6月新三板股权质押次数同比增长了13%(图3)。

  哪些金融机构在接受新三板股权质押呢?

  据新财富统计,银行是接受新三板股权质押的主力军。2016年上半年,新三板共发生的1282次股权质押,有530次是质押给银行,占比41%。其中四大行加起来仅有89次,中国银行69次,工商银行15次,建设银行3次,农业银行2次;其余441次皆为各地城商行及股份制银行。

  一位银行内部人士介绍,大银行对新三板股权质押普遍较为谨慎,更偏向有固定资产抵押形式的借款,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则相对灵活。新三板挂牌企业能够得到城商行及股份制银行青睐的原因在于,其相对普通企业在财务信息披露、企业管理等方面更加规范,估值定价相对清晰,达到了银行放贷的较好标准。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新三板股权质押融资利率较普通贷款要高,一般在7%以上。不排除一些激进的城商行,会将质押的股权拿出一部分份额,包装成资产包,以理财产品的方式卖给客户,赚取无风险利差。“这是表外理财产品,不走银行账,所以银行不承担任何风险,对投资者来说,产品也不保本”,上述银行人士说。

  银行之外,接受新三板股权质押者,还分布在信托、融资担保/租赁公司、资管、私募、小额贷款公司等类金融公司中。据新财富不完全统计,上半年1200多次质押中,质权人除银行之外的新三板股权质押为752次,其中,有172次质押给融资担保公司,47次质押给小额贷款公司,44次质押给投资管理/私募股权机构,35次质押给信托机构,28次质押给资管公司,24次质押给融资租赁公司,10次质押给保理公司,4次质押给典当公司,4次质押给券商,另还有136次质押给个人,剩余则多为质押给企业。

  以股权质押为标的,发行理财产品,从中赚取差价,是不少金融机构对新三板股权质押业务无法拒绝的原因。当前新三板股权质押借款年利率在7%-16%之间,例如渤海国际信托接受青茂农业(832482)股东股权质押,利率高达16.67%。多数机构将质押项目设计成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大约在4%-8%之间,中间最高可赚取高达10%的利差,着实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目前市场上,股权质押类理财产品中,以新三板企业股权为质押标的的,显然已经占了一定的规模。火爆的质押行情,甚至催生了以A股和新三板股权质押为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对接新三板股权质押的P2P网贷平台已经有近10家,包括恒泰普惠、168理财网、聚金资本、抱财网等。

  其中以恒泰普惠较为典型,该平台上线于2015年7月,成立至今共上线过56款理财产品。其中,有33款是新三板公司股东融资,以其持有的新三板股权质押作为增信方式,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额度为1800万元,产品年化收益率在6%-8.2%之间。截至目前,该平台上新三板股权质押项目累计融资总额超过5.9亿元。

  金融机构怎样控制风险?

  新财富统计显示,上半年涉及股权质押的新三板公司中,2015年盈利情况为负数的企业有92家,占比超过13%,其中有24家股权质押给了银行。

  业内人士透露,大多数银行对新三板股权质押的风控体系,沿袭了对A股企业股权质押的办法,但是出于新三板流动性欠佳、溢价低等因素考虑,在执行时对新三板企业股权质押要严格得多。不同银行在风险控制上的侧重点不一样,有的银行只针对既有的企业客户来做新三板股权质押业务,依靠长期的业务合作适当放大风险敞口;有的银行则以近一年销售收入为主要标准,来确定授信额度(例如授信额度是销售收入的10%-20%);有的银行则以企业每股净资产为标准,确定最高质押率。

  券商对新三板股权质押的要求更高,对净利润、总市值和质押规模都有要求,且一般年化利率高达11%-12%,质押率也只给到20%-30%。这也是上半年极少有股东将股权质押给券商的原因。

  银行、券商之外的类金融机构,风控标准则更加多元。在高收益理财产品的利诱下,有的金融机构放松了对新三板企业的资质审核。大多金融机构为股权质押设置了预警线和平仓线,达到预警线会要求融资方补充抵押物,达到平仓线会强制平仓。

  此外,金融机构还通过控制质押率来控制风险。广证恒生发布了一份对新三板股权质押研究报告,选取2016年上半年股权质押中的40例(同时披露贷款金额及质押股份参考市值)为样本,对质押率进行分析,质押率超过50%的有11起,占比27.5%,质押率超过30%的累计19起,占比47.5%。

  质押率与企业本身所属行业、质地以及上市后流动性相关。同一金融机构对不同企业给出的质押率差距巨大。恒泰普惠平台上,有的企业获得的质押率高达50%,有的则只有14%。不过当前恒泰普惠的投资标的中,已经有春秋鸿和枫盛阳两家公司出现危机。

  P2P的资金来源是广大投资者,一旦风险传导,最终都是投资者埋单。

  ST哥仑步股东魏庆华的股权质押到期日是2016年8月25日,届时,若魏庆华不能赎回股权,则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动。ST哥仑步的质权人盛山资管是一家私募股权机构,可见其融给魏庆华的资金也是来自投资人。如今,随着魏庆华的失联,风险也随之转嫁给了这些投资人。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欲查看其他资本圈精英评论,请扫描版权页二维码,下载并登录“新财富酷鱼”和我们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