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的后草莽时代

来源:  时间:15年12月25日 08:47  作者:赵俊

  股权众筹行业由小平台扎堆演进为巨头角力。电商系大佬举集团之力搭建创业生态圈,股权众筹成为其中一个重要环节。金融系大腕也纷纷布局,实现业务拓展。草根平台则通过进军细分市场的差异化路线寻找生存机会。 赵俊/文

  2015年10月15日,蚂蚁金服宣布战略投资36氪,双方将在私募股权融资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并以此服务整个小微企业生态圈。早在5月,蚂蚁金服就推出了股权众筹品牌蚂蚁达客,并成为首个获得工商登记确认的股权众筹企业。1个月之后,它又与36氪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将后者的股权众筹平台接入支付宝。彼时,36氪刚刚推出了股权众筹平台。

  就在两者眉来眼去之时,其他大佬也把目光瞄准了股权众筹领域。3月底,京东股权众筹平台—“东家”上线,就在同一天,平安集团斥资1亿元成立了股权众筹平台深圳前海普惠众筹。4月,苏宁众筹成立。此外,中科招商、君盛投资等PE也纷纷筹备了股权众筹平台。

  一时间,股权众筹行业一改2014年小平台扎堆的局面,成为大佬角力的竞技场。在这其中,电商系大平台的优势最为明显,诸多“荣宠”加于一身,也最易出现强者愈强的局面。金融系大平台有熟悉风投的分析师团队以及专业的法务团队,优势在于尽职调查和投后管理,一旦弥补了互联网方面的不足,力量也不容小觑。小平台的出路则是站稳细分市场,方能在大佬云集的赛场中获得生存空间。

  电商派:搭建创业生态圈

  在股权众筹领域占据第一梯队的非电商系平台莫属,京东和阿里则是头把交椅的有力竞争者。

  二者均是先涉足商品预售的产品众筹,并据此积累项目资源,进军股权众筹。自2014年以来,京东和淘宝在产品众筹的总成交额超过了5亿元,斩获近90%的市场份额。

  京东股权众筹采用“领投+跟投”模式,即在众筹过程中由一位经验丰富的专业投资人作为领投人,其余人选择跟投。作为回报,跟投人把20%的投资收益,分享给领投人。截至2015年10月,在京东“东家”完成融资的项目有60个,融资额达5亿元。

  在智能硬件领域颇具优势的京东,吸引了众多硬件创业公司在其平台进行产品众筹,这也为其股权众筹输送了项目资源,如做游戏笔记本的雷神等。而创业公司之所以选择京东,还因为其可以提供一系列的创业服务,如导师一对一指导、由刘强东任校长的众创学院,此外还有供应链金融、众筹、销售和物流等一条龙服务。

  阿里与京东路径相似,也是通过整合旗下众多资源,包括电商销售平台、云服务、金融服务以及大数据服务等,目的都是搭建服务创业公司的生态体系。阿里在第三方支付和互联网征信上都是遥遥领先,但是在股权众筹上却是落后于京东。蚂蚁达客推出已经半年,但平台仍未上线。

  不过,虽然自己孵化的股权众筹一直难产,阿里投资的36氪发展势头则十分喜人。36氪的股权众筹平台于2015年6月上线以来,5个月时间募集金额超过1.8亿元,平台合格投资人达2万名。

  以科技博客起家的36 氪通过媒体业务积累了大量的精准流量,包括高质量的投资人和创业者。随着产品图谱的慢慢扩大,公司逐渐进化为互联网领域的创业生态服务平台:媒体提供最初的曝光机会,氪空间为早期创业者提供办公场所和行政手续的支持,投融资平台为初创企业解决融资需求。这一系列服务成为其筛选和发现优质项目的重要入口。

  苏宁众筹目前集中在产品众筹,特色是将金融收益和产品实物相结合,例如用户只需认筹不同限额的“欧冠足球宝”,在获赠PPTV会员无广告直播等观球权益的同时,还可获得预期年化收益率8%的增值收益。苏宁众筹还将联合线下1600多家门店,在线上平台、线下实体门店同步开展众筹和产品体验。其原计划于下半年推出股权众筹项目,不过目前仍未有确切消息。

  金融派:投资管理能力出色

  在互联网金融颇具雄心的平安集团于2015年一季度末斥资1亿元注册成立了深圳前海普惠众筹交易股份有限公司(“普惠众筹”),由原陆金所总经理叶朋出任董事长。普惠众筹的业务涉及创新股权众筹、房地产众筹及其他众筹领域,而风控领域则会沿用平安此前构筑的线上线下风控体系,未来相关众筹项目也会登陆陆金所平台。

  平安希望借助综合金融的优势以及互联网金融的成功经验,在股权众筹这个新战场获得突破,帮助企业解决不同成长阶段的融资需求。其拥有传统金融领域的人才储备,又从BAT等互联网公司挖走了不少人,解决了发展股权众筹的人员配备。而平安超过1.3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金融客户、500万中小企业客户等客户资源,能够帮普惠众筹低成本地获取股权众筹优质项目。

  除了致力于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平安集团之外,PE机构也纷纷进军股权众筹。2015年,中科招商率先布局股权众筹行业,推出云投汇股权众筹平台。公司推出100亿元的“云投基金”面向全球招募明星领投人,为其进行领投配资,解决领投人发现优质项目但资金不足的难题;搭建“千导计划”的平台,让创业导师与创业者在平台实现精准对接。

  君盛投资也是以自营方式发展股权众筹。该公司认为,未来平台型的众筹网站只会有两三家,而由机构自己建立的股权众筹平台上的项目更适合自己领投,因此计划领投所有的上线项目,以把控风险。与自建平台不同,景林投资、创新谷、创东方等PE机构则选择了入股其他股权众筹平台。

  券商系也不甘示弱,在这股潮流中纷纷力争上游。券商从事股权众筹可以延伸服务链,将金融服务向早期项目推移。光大证券公告称,将与网易旗下电商优佳、海航旅游集团合资设立互联网公司,主营业务为互联网众筹及其他互联网金融业务。太平洋证券成立了网络金融部,并由该部门牵头设立了股权众筹小组开展众筹业务。中信证券与山东青岛的四板市场—青岛蓝海股权交易中心合作设立了中信蓝海众筹平台,为场外业务的开展提供平台和资源。中原证券等券商也趁势加入,利用券商传统业务和股权众筹的有机结合,实现业务拓展。

  金融机构具备投融资经验和专业优势,包括专业判断能力和项目辅导能力,切入股权众筹的弱项还是在互联网上。如何适应角色的转换,站在用户和项目方的角度来设计产品,导入流量,吸引优质项目源和投资人,这些都是金融机构投身互联网股权众筹将会面临的挑战。

  草根派的差异路线

  在电商系和金融系众多大佬的夹击之下,草根小平台各方面都处于弱势。国内对个人投资者的门槛限制是,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3年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如何找到优质的项目,吸引高净值的投资人,是股权众筹平台的一大难题。大平台拥有知名度和流量的双重优势,还有一条龙的创业服务生态链作为增值服务,在圈项目和吸引投资人上具有天然的优势。那么小平台如何应对呢?

  来自上海的一米好地瞄准的是一线城市的青年公寓、创意咖啡厅和众创空间这类新型房产。这些商业空间的租金回报相对稳定,投资者投入一定金钱,就可赚取改造后空间升值带来的经济回报。一米好地目前对众筹成功的股权项目向项目发起方收取 5%-8% 左右的佣金。在退出机制方面,投资人可在约定投资期限到期之前通过转让股权或收益权退出,或者到期之后正常清算。一米好地已经获得来自个人的天使投资。

  走垂直化路线的不止这一家,众筹客是专注于同城吃喝玩乐的众筹平台,为投资人找到身边的实体商家,获得长期的股权回报。对于商户来说,同城投资者带动性更强,众筹股东既是顾客也是宣传者,可以带来各种资源,让生意更好做。成立于2015年3月的众筹客已建立了几十家直营分站和近百个加盟分站,获得了合计1000万元的天使投资。大伙投股权众筹平台则主攻场外定增市场,专注于已经在四板或更高层次市场挂牌的新兴产业企业、创新型企业和消费类项目,要求项目主营年收入达1000万元以上,有一定的盈利能力且年复合增长不低于30%。

  综合性的门户导航网站也已出现。众筹之家以投资人的需求为核心,提供全方位的股权众筹资讯、项目推荐和行业交流社区,致力于成为股权众筹行业的“去哪儿”。其打造了大股东智能超市(以下简称“大股东”),投资者无需重复注册,就可以在一个平台上筛选、投资和管理各个众筹平台的项目。该公司之前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费,“大股东”推出后,投资人通过众筹之家来投资,众筹平台也会返回众筹之家一些佣金。众筹之家希望通过“大股东”来积累更多的行业数据,包括投资人的偏好、背景、项目的关注度等,后续再从数据中挖掘新的增值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