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玩坏”传统农业?

来源:  时间:14年07月15日 07:33  作者:陶娟

  农田App及智能设备领域风起云涌,各大农化巨头争相跨界开发信息产品,以帮助农户制定精确的作物管理决策。但这是否会让农场主面临被“深度绑架”的风险?孟山都用来控制种业的“危险”手段会否再次上演?陶娟/文

  “大数据、物联网、GPS定位系统、App”,这些耳熟能详却又听起来高大上的名词,能和最最传统的农业扯上什么关系?最传统的行业,正借由最新潮的高科技,绽放出新生的力量。

  相比美国强大的国防实力和称霸全球的美元,美国农业的强大是一种低调的存在。美国农业部有多达11万名员工,是仅次于国防部的第二大政府部门。大规模机械化的普及,让两三个农民就搞定十几万亩土地成为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推动着农业从规模化向精细化迈进,而智能化需求也指引着服务者商业模式的变迁。从单纯卖种子卖化肥农药到制定“播种-收割”的全链管理过程,农化巨头和农业机械制造商,正在竞合之中,开始新一轮赛跑。

  App进攻农业

  农作物的两大天敌,一是虫害,二是杂草。用App来对付它们?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2014年4月,孟山都在加拿大推出了一款杂草识别系统,存储了48种杂草的信息,包括其高清图片和形状描述,用户只需动动手指头,就能根据杂草的不同分类消息对其进行辨认,并获得最佳的杂草管理方案。对于现有系统无法辨认的杂草,App将直接把该杂草信息反馈给孟山都的售后服务中心,由农学家提供专业建议。

  在杂草辨识程序之外,孟山都还推出了一款针对玉米虫害的App,根据玉米害虫往年的季节规律来预报到达具体地块的时间和危害程度,并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

  另一农化巨头杜邦先锋则在2013年7月推出了一款手机应用Pioneer Field 360,主打作物生长流程管理的概念。这款程序结合了强大的分析工具和实时数据,种植者只需在使用之初输入方位、开始日期以及相对成熟度,就能预测作物的生长进度,查看降水预报,并据此计算出其发育成熟程度,了解作物的生长关键期。此外,杜邦先锋还开发了Field 360 Notes和适种性应用。

  《世界农化报》总结道,农化行业的竞争已经脱离了卖种子、农药的简单套路,而是通过把尖端的信息技术应用到现代农业领域,为农业生产提供精准化种植、可视化管理、智能化决策。

  搭配了智能设备的机器同样受到农民的欢迎,在《Farmers Weekly》的调查中,拖拉机上加载的GPS转向系统被英国农民投票推上农耕高科技榜单首位,机器人挤奶机和智能手机并列第二。GPS系统的妙处在于,在这之前,要避免种子和肥料的浪费只能依靠驾驶员的感觉和经验,而应用这个系统能轻松实现田间直线驾驶,彻底避免重复播种,既节省开支,又能提高生产效率。

  孟山都的200亿美元野心

  无论是杜邦的作物成熟度预测App,还是孟山都的杂草辨识应用,都无一例外具有GPS定位和信息存储功能,名义上是方便App使用者存储土地上的种植历史,但实际上二者都轻易获取了关于这片土地的一切秘密—曾经种过什么、容易长什么杂草、历史降水情况等,这些都为来年种子、除草剂等各种产品的销售打下了基础。这种“热心过头”的服务已经引起了一些农民的警惕—他们对自己农田上的数据可能遭到滥用或是隐私被侵犯感到不安。

  相比之下,孟山都隐藏在App后的图谋更加意味深长,它正在试图强化这种信息优势,并转化为新的商业模式。过去几十年里,孟山都成功地从化肥农药领域转型为以种子业务为核心,尽管其模式口碑不佳—通过转基因种子和相关除草剂的捆绑式销售、私自留种效率退化的保护机制等,制造出农民对其种子的依赖性。随着农田智能化时代的到来,它的野心进一步膨胀—在开发App聚拢信息流之外,其再次展开惯用的并购手法,以收集全方位的农业数据并加以利用。

  2012年,孟山都以2.5亿美元收购了农业公司“精准种植”(Precision Planting),这家公司能够让农民在不同区域选择以不同深度进行种植,成为孟山都走向“双向种植”的第一步,即接收和分析数据,告诉农民该种植什么、浇多少水,如何灌溉。

  2013年底,孟山都又以9.3亿美元收购了天气保险公司Climate Corporation。后者曾收到过来自谷歌风投、Founders Fund等机构的注资,主营业务是向农民卖天气保险。该公司的厉害之处是收集了30多年的天气数据、60年的农作物产量数据,以此为基础开发出自助投保服务,客户登录其公司网站,确定特定区域及时间段内需要投保的气温或降雨量范围,公司能在收到订单后100毫秒内完成风险评估,并在线开出个性化定制保单。此外,不同于保险业惯常做法,在这里农民无需申报赔付,一旦天气变化幅度进入了赔付标准,公司就会自动赔付。

  这种能从分析风险数据中挖掘盈利机会的模式引起了孟山都的强烈兴趣。孟山都表示,大多数农民的玉米地都有30-50蒲式耳的单产潜力没有被挖掘出来,而数据科学的发展能帮助它们进一步释放这个潜力。2014年1月,孟山都收购了一项土壤分析类的技术,同精准种植业务、玉米虫害等信息平台一起打包,归集到Climate业务旗下,通过这个整合后的服务平台,种植者可以实时了解天气、土壤、虫害的情况,并据此作出生产决策,进行风险管理等,以提高农场的效益。Climate发布了基础和升级两个版本的服务,并通过合作商家进行分销。其业务掌舵者直接向孟山都CEO汇报工作,足见其对新领域的重视。

  这一切行动,都是打着“为农民服务”的口号,但谁都知道其真实目的终归要落点于自身盈利。2013年财报显示,孟山都两大核心业务中,种子业务近年来增长平平且饱受争议,2013年5月,在全球50多个国家同时爆发了一场抗议孟山都转基因种子的大游行,集会人数超过200多万人。另一方面,以草甘膦除草剂为代表产品的农业效率部门,尽管营收和利润走高,却也一直未能洗脱“草甘膦毒性不明”的安全隐患(附表)。在收购Climate的公告中,孟山都乐观地预测,在种子和化肥销售这两大核心业务以外,数据科学有望给公司带来200亿美元的创收机会。如果所言非虚,这无疑意味着农化领域盈利模式的一个巨变,孟山都能否如愿?

  在新的盈利模式被证明之前,孟山都已经开始面临新的考验,已经有农户开始担心,孟山都等大公司收集了太多的数据会对自己不利,使之在定价及产品选择上均处于弱势,甚至数据可能会被华尔街用来预知作物价格,以及降低期货合约的利润。善于布局的孟山都,其新模式是否又会像控制种业那样,再一次演变出“不道德”的风险因子来?

  巨头合谋,软硬兼攻

  尽管孟山都是行动最迅速的那个,但很明显不止是它瞄上了这个机会。

  仅在美国,200多万个农场中有8%的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对于这种规模的大田,通过数据化管理来提升作物效率的经济效益愈加明显。而随着信息化和高科技设备在农业的全面嫁接,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实现从播种到施肥、收割完全的无人化。田间App评估土壤情况,选择作物类型及种子,虫害App决定如何施肥及播撒哪种农药,而信息平台综合天气消息后报出最佳杂草管理措施及生长关键节点,也或许所有数据提交之后,一个整合后的平台生成全部指令,并将命令交由无人驾驶的机器来执行。

  “一粒种子改变世界”,种下去之后,操心的不仅仅是卖种子卖服务的。智能化的决策,具体执行还要靠硬件。农业机械制造商同样对此领域虎视眈眈。自建数据库?合作还是竞争?战争的硝烟已开始弥漫,而实力与谋略的选择同为重要。

  美国知名的农用机械商约翰迪尔公司就扩展了其大田链接土壤湿度监测系统,新增了气象站以及日射强度计及叶面湿度等传感器系统。这些传感器将实时提供温度、风速、风向、湿度、太阳辐射、叶面湿度、降雨量以及土壤湿度的相关数据。2013年年底,约翰迪尔更是分别与陶氏益农、巴斯夫、杜邦先锋等农化巨头签署了数据分享协议。他们将分别结合各自专长,把农田数据信息整合成精准农业及农田管理方案,帮助种植者更高效地将数据转化为管理决策。

  而同样将重点放在了种子业务上的杜邦先锋,也正在加速完善自身的全农场决策解决方案平台EncircaSm。2014年5月,杜邦先锋宣布与系统硬件商爱科达成合作,推行无线数据传输系统。届时,大农场的农民将不必携带硬盘存储类介质,就可以在驾驶舱和办公室间轻松进行无线数据传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