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申奥成功 难以解救日本债务危机

来源:  时间:13年10月24日 09:48  作者:张贾龙

  政府巨额负债和老龄化仍将长期拖累日本经济。如果结构性改革未能成功,日本申奥成功带来的乐观情绪就难以持续,未来可能是更漫长的失落年代。 张贾龙/文   

  2013年9月7日,日本东京赢得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不少人预计这会提振日本经济,刺激其从长达20年的滞胀局面中复苏,并帮助其从2011年地震和海啸中振作起来。据东京申奥委员会估计,申奥成功对经济的带动效应将超过3万亿日元(约合300亿美元),并创造15万个就业机会。

  日本曾经历了长达20年的经济滑坡,两年前还曾发生毁灭性的自然灾害,此外,近年来日本经济总量被中国赶超,在电子产品和技术领域的优势受到韩国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希望奥运会能再次带来一段时间的经济奇迹。东京在1964年成为举办奥运会的首个亚洲城市,而这场盛会也成为日本迈向经济强国之路的起点。

  虽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申奥成功表示很满意,但高盛的研究表明,奥运举办国的货币往往倾向于升值,这是安倍政府极不希望看到的,因为日元贬值正是安倍经济学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因此,日本东京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成功,虽然预计短期内将会提振日本经济,但是难以改变日本经济中长期前景不明朗和债务泡沫破裂可能性增大的现状。

  债务问题恶化

  日本债务水平一直居高不下。目前,日本的公共债务规模是经济总量的两倍以上,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最高。日本未来会因奥运会而兴建众多建筑、购买更多设备,这将增加日本的债务负担,其债务率突破230%指日可待,也将加大发生黑天鹅事件的风险。

  日本政府的预算中有24%用来偿还债务,随着债务增加,该比例未来还可能继续上升。截至2013年6月30日,日本流通公共债务(包括借款)达到1008.6万亿日元,与此前的3个月相比上涨1.7%。这个债务量超过了德国、法国和英国经济规模之和。

  如果仅从数据来看,日本比负债第二高的希腊157%的负债率还要高近100个百分点,债务危机迟迟没有爆发简直是个“奇迹”。这是由于日本绝大多数国债由本国人持有,这也使得日本政府借贷成本较低,10年期债券收益率仅为0.86%。

  通货紧缩预期和较为保守的投资文化是日本人大量购买国债的主要原因。但大众的投资心理是容易改变的。如果未来几年美国经济走强、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乐观,日本人投资的风险偏好也可能随之上升。日本投资者可能寻找国债之外的其他投资机会,一旦这样的情况发生,日本政府需要提供更高的利息吸引投资者购买国债,这将大大增加日本政府的债务负担。

  债台高筑的日本政府正是因为借贷成本较低才维持正常运营,如果利息支出出现快速上升,那么日本债务泡沫就存在突然破裂的可能性。

  老龄化社会的改革障碍

  在日本,社会人口结构老龄化与少子化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近几十年来的“老大难”。上世纪70年代初,日本65岁以上的老人占整体人口比例达到7.1%,开始正式步入老龄化社会。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0月,日本的总人口数量再度减少28.4万至1.275亿人。2011年的地震和海啸以及严苛的移民法更是加重了人口下降的趋势。在1.275亿人中,65岁以上的老人突破3000万,占到总人口的24%,而14岁以下儿童所占比例则跌至历史新低的13%,这表明日本已经成为全世界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

  在日本,老年人口拥有很大的政治权力,这使得社保改革异常艰难。老龄化不断加深令日本政府在社保支出上的财政负担连年加大,也对日本的社会与经济发展构成了障碍。以2013年为例,在70.4万亿日元的预算开支中,此部分开支约占29.1万亿日元,即大约41%。

  推动作用不宜估计过高

  东京奥运会的预算是74亿美元,将是近年来最省钱的奥运会之一,不及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

  以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为例,筹办奥运会有力推动了北京的经济社会发展,但由于北京的经济总量只占全国的很小部分,因此奥运会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不大。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筹办奥运会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更加不宜估计过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奥运会给举办国带来的“经济红利”就像百米赛跑一样短暂。■

  腾讯财经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