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养老院的真实前景

来源:  时间:13年03月20日 15:19  作者:周舒婕

  “虚拟养老院”摆脱了实体养老院在场所、设施以及设备等方面的束缚,老人在家中就可以享受专业的服务。这种新型的养老服务模式,既减轻了政府负担,又能帮助加盟企业拓展老年服务市场。

  

  周舒婕/文

  

  近10年来,中国老年人的数量正在以每年逾3%的速度快速增长,是同期人口增速的五倍多。而按照联合国人口“老龄化”标准,目前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1.776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3.26%,已然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服务需求迅猛增长。据“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1-2015年)”,2015年我国老年人护理服务和生活照料的潜在市场规模将超过4500亿元,养老服务就业岗位潜在需求将超过500万个。

  

  眼下,全国各类收养性养老机构已达4万个,养老床位达314.9万张,综合性社区服务中心1.2万个,并且“十二五”期间,还将增加日间照料床位和机构养老床位340余万张,实现养老床位总数翻一番。这些措施虽有助于缓解养老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但依然很难跟上“老龄化”不断严峻的速度,单纯依靠传统的实体养老院满足如此巨大的市场需求未必现实。

  

  此外,老年人的饮食、健康、兴趣、爱好、性格、习惯各异,现在却要由一个单一的养老机构一年365天、一天24个小时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向他们提供大致相同的服务,这种方式实际上很难满足老人们的个性化需求。而“虚拟养老院”的出现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和养老资源紧缺的问题。

  

  “居家”养老服务模式

  

  在中国,“虚拟养老院”的概念最早由苏州市沧浪区民政局在2007年底提出。5年多来,其“养老院”所服务的对象从300余户发展到目前的6000多位老人,累计提供常态化的上门生活照料服务44万余人次。服务内容也从最初单一的保洁工作,细化为家庭保洁、电器维修、换季整理、买菜做饭、陪同就医、陪同购物、缴领资费、个人卫生护理等多个方面。

  

  不同于传统的被动服务模式,“虚拟养老院”摆脱了实体养老院在场所、设施以及设备等方面的束缚,为每一位老年人制订个性化的服务计划,通过遍布全市的信息系统和服务网点,实现对老年人各类需求的快速响应、专业服务。老年人不必住在实体养老院中,在家就可以挑选、享受专业化的养老服务,这与国外所流行的居家养老概念颇为类似。

  

  因为无需另建实体和集中管理,“虚拟养老院”的性价比远高于实体的机构养老院。据测算,投资建设实体机构养老院,每张床位根据地区不同可能需要10万-25万元,这也就意味着1000万元的投资仅能满足最多100位老人的养老需求。相比之下,同样规模的投入就可以覆盖超过6000位老年人,满足他们常态化的居家生活照料需求。且服务不受地区限制,覆盖范围更广,初始投资资金回笼更快。

  

  由于优势明显,2012年以来,各省市相关部门大力支持推行“虚拟养老院”。

  

  兰州市城关区的“虚拟养老院”下设老人接待、加盟企业管理、呼叫指挥和咨询投诉四个中心,组成一套完整的服务系统,从客户确认服务开始就对服务过程进行全程跟踪、回访、意见咨询,并以客户的满意度来考核服务商的服务质量,核拨政府补贴。这种信息化的管理技术和运转模式,使“虚拟养老院”既拥有机构养老所缺少的个性化管理,又实现了机构养老所具有的专业化服务。目前兰州市已有90多家企业、40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社区卫生服务站经过资格认证加盟提供服务。

  

  同时,兰州市还发展“虚拟养老餐厅”,这是“虚拟养老院”的配套项目,发动酒店等企业加盟提供服务,全区目前已有50多家企业加盟,去年共接待老人近20多万人次。老人上午10点前拨打虚拟养老院服务热线就可订餐,政府补贴套餐价格的60%,老年人自己负担40%,便可享受在酒店或餐厅吃“老年套餐”或送饭、做饭等服务 。

  

  进一步市场化是关键

  

  “虚拟养老院”的前景无限美好,然而其发展也面临着不少现实难题。不难看出,目前的“虚拟养老院”依然多由政府所主导,财政压力十分突出,而为数不多参与其中的企业同时要面对不断增加的人工费用和并不丰厚的利润所带来的双重压力。“虚拟养老院”要突破眼下的发展瓶颈,不是向政府伸手多要钱那么简单,而是要合理平衡公益和市场之间的关系。

  

  在美国,养老院并非官方机构,任何企业,只要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同时又有场地和人员配置就可以申请营业。近年来,“居家养老”、“社区养老”体系在美国日益流行,相关机构会为老年人提供类别分明的养老服务。全托制的“退休之家”,设施完备,服务周到;日托制的“托老中心”,白天在中心活动,晚上回家休息;组织“互助养老”,让老年人结伴认对、互助养老;或者提供专业护理人员上门服务。此外,养老院还可以获得当地政府一定的补贴,在用地、贷款、税收等方面享受优惠。而对那些从事养老服务的工作人员同样会发放一定的补贴,减轻养老院的人工成本。在有效的政策引导下,引入市场化的机制,美国的居家养老因此迅速成长。

  

  在中国,“虚拟养老院”虽刚起步,但一些推行的省市已经意识到公益与市场并行的重要性。兰州市尝试将“虚拟养老院”服务对象划分为A、B、C、D四种类型,按服务对象不同分别提供无偿或有偿服务。这种分层次的养老服务形式,不但保障了老人的基本养老需求,还满足了更多样化的消费需求。海南省的“虚拟养老院”2013年3月将开始运营,老年人如需要帮助时,只需按动特制手机上的SOS按键即可获得救助。该项目首期将有1万名生活困难的老年人直接免费受益,同时还欢迎和接纳有一定经济能力的老年人自费加入成为会员。虚拟养老院”市场化正在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