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的尴尬今生:先天不足,后天无力

来源:  时间:14年01月16日 07:12  作者:尹一丁

  尹一丁/文 

  虽然贵为全球第二大电脑芯片提供商,但AMD从诞生之初就是一场由英特尔主导大戏中的小配角。长期生活在英特尔的“庇护”下,AMD迄今既无强大的研发能力,也无足够的生产能力,因此注定了无法兴盛的宿命。

  2013年11月中旬,芯片企业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宣布即将在2014年春季推出全球第一款专为超级计算机设计的图像处理器(GPU),再加上近期加速处理器(APU)在游戏机市场表现不错,这些积极的信息将其股价从2013年初的2美元/股提升至当前的3.6美元/股。然而,与2000年45美元/股的峰值相比,仍相去甚远—哪怕是在2006年,其182亿美元的市值也超越了如今的英特尔(118亿美元)。但其后,AMD的表现一直难以让人满意,曾经连续8个季度亏损,数度濒临破产边缘。虽然在2013年稍有起色,但复兴之路困难重重,很可能从此一蹶不振,在不远的将来退出高科技产业的舞台。

  欲与英特尔试比高

  AMD的名号并不广为人知,但贵为全球第二大电脑芯片提供商,它几乎是英特尔唯一的竞争对手。在2006年收购同为芯片生产商的ATI后,AMD成为图像处理器的最大提供商之一。这家由杰瑞·桑德斯(Jerry Sanders)和他在飞兆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的同事们于1969年创立的企业和大名鼎鼎的英特尔几乎同岁。

  上世纪70年代中期,AMD开始专注于电脑芯片的设计和生产。到了80年代则主要生产英特尔芯片的低价克隆版。1995年以后,AMD不再依赖英特尔,开始自主创新,经过几番起伏,在1999年成功推出Athlon芯片,性能超越英特尔同代的奔腾,让业界大为吃惊。2003年,它又率先推出64节的Opteron芯片,其后在双核芯片开发上,继续领先于英特尔。2006年,AMD进入黄金时代,在技术上真正实现了对英特尔的超越,大有要和英特尔平分天下的势头。

  遗憾的是,好景不长,AMD很快在设计和生产上出现了一系列问题。这让英特尔抓住机会,不断推出性能更为优异的芯片,并利用其雄厚的资金和市场影响力,通过价格战和厂商协议,封锁了AMD的突破路径,使其短暂的技术优势根本无法转化成为市场优势。此后,全球经济衰退和电脑市场的饱和对经营状况不断恶化的AMD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为了生存,它不得不大幅削减员工和剥离资产。目前的AMD虽在若干领域里努力开拓以求有所突破,但一系列的深层问题阻碍着其向前发展。从长远来看,AMD的前景极为黯淡。

  英特尔的小型克隆工厂

  AMD的致命问题,是它的商业模式从创立伊始就隐含着重大缺陷,这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障碍。

  其实,当年默默无闻的AMD正是因为英特尔才被推到了时代的最前沿。早在1981年,当IBM推出基于英特尔芯片的个人电脑后,PC市场飞速扩张。为满足市场需求,同时避免被英特尔套牢,IBM要求英特尔向另一家企业提供技术使用权,以建立芯片的第二货源。AMD因此被英特尔选中,从此开始生产英特尔芯片的低价克隆版。

  但英特尔的知遇之恩也成为对AMD的“诅咒”。因为多年来一直依赖于英特尔的技术,AMD始终没有建立起强大的研发能力。同时,由于一直在生产低价克隆芯片,它只能成为栖身于电脑低端市场的小众经营者,无法形成足够的生产能力和规模。所以,从本质上来说,AMD就是英特尔的一个小型克隆工厂,具有完全相同的商业模式—即设计、开发与生产为一体的垂直整合,但规模却小10倍不止。

  虽然身处高科技行业,但芯片行业与其他领域有着明显的不同。首先,它有很强的逐代替换性以及产品季节性,而且产品换代很快。先推出的芯片往往占尽先机,后来者几乎没有生存空间。一旦错过最佳上市时机,针对芯片的所有投资都可能会付之东流。其二,芯片行业的投入甚高。投建一座标准的芯片厂需要30亿美元,建造周期长达6年,且每两到三年就需要更新设备,运营费用惊人。即便顺利建成投产,能否接到订单也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不仅如此,开发芯片的投资也动辄上亿。因此,芯片企业只有依靠稳定的大宗订单才能维持。换句话说,垂直整合型商业模式可维持的核心条件就是大规模生产,否则就会陷入入不敷出的恶性循环。

  持续获得大宗订单的条件是不断推出高性能的芯片。这就要求芯片企业同时具备强大的研发和生产能力。但多年来AMD一直生活在英特尔的“庇护”和阴影之下,腾飞所依赖的左右两翼根本没有长成。1995年和英特尔终止技术协议后,AMD独立开发的K系列芯片几乎一败涂地。所幸它收购了美国半导体公司NexGen,依靠新团队开发的K6芯片,才遏止住颓势。

  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支撑也是AMD的致命短板之一。它仅有两间工厂,而英特尔则有15间。这就导致当它偶尔推出高质的芯片时,却又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从而使用户对它的可靠性失去信心。这才是众多电脑商对AMD一直若即若离的最关键原因。

  由此看来,在这个资金高密型行业,规模经济就是市场法则。大则为王,小则灭亡。在残酷的游戏规则下,AMD和强大无比的英特尔采用同样的商业模式,却根本不具备同样的实力和规模去竞争。因此,一直以来,无论AMD如何奋发图强,甚至也实现过数次骄人的突破,但在电脑厂商心中,它永远都只能是与英特尔谈判的筹码,而非合格的供货商。

  AMD的商业模式决定了这种尴尬的定位。其实,它成功的唯一突破口就是深度变革其商业模式,如转战其他市场空间,在图像处理器、移动平台和大众产品智能化芯片领域另辟蹊径,不与英特尔直接争锋;或改走轻资产路线,完全转型为一家如同英国ARM一样的设计企业。但直到2009年AMD才开始实践轻资产运作,2012年完全剥离。但彼时,天下格局已定,此举已然晚矣。

  内忧外患 双重夹击

  作为行业老二,AMD一直都在利润空间狭小的低端市场经营,现金流相当薄弱,并长期负债,多年来都未能解决其研发和生产问题,这是它最严重的内部缺陷。

  英特尔每年的研发投入为100亿美元,而AMD只有区区10亿美元。其实,当年英特尔选择AMD就是因为它的基础薄弱,就算分享技术也无法对自身形成真正的威胁。有限的研发能力使AMD在开发诸多产品时都显得捉襟见肘,中央处理器结构“推土机”和2006年推出的巴塞罗那融合芯片都充满了设计缺陷。其后的Llano加速处理器虽算AMD的首创,却表现更糟,不得不在2012年承受1亿美元的库存注销。

  除了严重的设计问题,AMD还面临生产能力的不足。它仅有的两间工厂根本无法应对供求上的大幅波动,而长期资金的缺乏也使它无法对制造技术实现必需的升级,不得不将部分生产外包。但与此同时,英特尔则不断推出更出色的产品,并保证货源充足。更糟糕的是,瑞兹(Ruiz)和梅尔(Meyer)两任总裁均未实施清晰而有效的技术升级战略,导致许多核心开发人员离开,进一步削弱了AMD的研发能力。

  不但要应对内忧,AMD还要面对巨大的外患。PC市场的饱和对以电脑芯片为生的AMD冲击极大。更重要的是,巨无霸英特尔实施的市场封锁和打压更让AMD举步维艰。英特尔不但采用激进的价格战,更向大型电脑商提供巨额回扣,促使它们购买自家芯片。2007年,英特尔给戴尔的回款竟高达其一季度总收入的76%。因此,虽然AMD多年来一直试图说服主要PC生产商给它更多订单,并向它们提供免费芯片,但收效甚微。在亚洲市场,英特尔对AMD的封锁就更为严重。

  为突破困境,AMD在2005年终于采取法律手段。几番较量后,两家企业在2009年达成庭外和解,AMD获赔12.5亿美元。虽然胜诉,但此旷日持久的纠纷耗费了AMD大量人力物力,不但损害了投资者信心,还严重扭曲了AMD的商业心态。其实,AMD早应看出其失败的真正原因并非英特尔的打压,而是厂商对其产品质量和生产能力缺乏基本的信赖。换句话说,厂商和英特尔合作并非是源于后者的威逼利诱,而是根本不相信AMD是一个可长期合作的合格伙伴。AMD应做的是尽早全力进行深度的战略转型。

  其实在芯片行业,还有一个重要的竞争法则,就是成功需要整体企业生态系统的支持。当前电脑产业链完全由英特尔和微软控制,数目众多的各级配套企业都参与其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企业生态系统。系统内各企业相互依存,共生共荣。所以,AMD要想和英特尔竞争,仅有良好的产品远远不够。没有配套企业的支持,如微软开发操作系统、电脑厂商设计相应的电脑等,即使AMD芯片的性能再优良,也不会成功。这就是为什么AMD耗费4亿美元开发的64节芯片Opteron,虽然性能极优,但仍然没有获得广泛成功的原因。本质上来说,AMD不是在和英特尔,而是在和一个庞大的企业生态系统竞争。所以,无论其产品多么优异,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

  换帅频繁 缺乏领袖

  和英特尔的持续拉锯其实掩盖了AMD一个更为深层的问题,就是它多年以来一直缺乏一个强有力的领袖。创始人桑德斯担任总裁长达29年之久,虽然他本人特立独行、高调张扬,却在企业文化中注入了二等公民的心态,甘于在英特尔的牙缝间生存。企业上下既无挑战它的意愿,也无这种自信。

  桑德斯的继任者瑞兹虽然给AMD带来了秩序和效率,但他缺乏远见卓识,错误地发起了对英特尔的法律战,延误了AMD战略转型的时机。而瑞兹本人也卷入了内部交易的丑闻,于2009年从AMD的剥离企业格罗方德(Global Foundries)辞职。下一任总裁梅尔虽然因为大幅出售资产改善了AMD的财务状况,但却因缺乏清晰的移动平台战略,并傲慢自满,而在2010年被董事会解雇。其后是财务总监赛弗特(Siefert)毫无建树的短期任职。目前,AMD由联想的前任总裁瑞德(Read)执掌帅旗。

  因为换帅频繁,AMD的高管团队也一直无法稳定。过去4年,共有8位总监级管理人员离职。领导层如此动荡不堪,使得AMD无法形成一个清晰而长期的战略方向,同时也无法有效实施重要的战略决策。高层的动荡还严重影响了士气,导致核心人才大量流失,包括当年开发出明星产品Athlon芯片的团队。缺乏领袖人物和AMD的董事会也有直接关系—不但自身能力有限,也未负起应尽的责任,且与AMD的历任总裁摩擦不断。恐怕AMD在这一关键时刻需要的是一个新的董事会,而不仅是另一个新CEO。

  苦斗一生 前景黯淡

  40多年来,AMD虽然艰苦奋斗,但一直被低质产品、法律纠纷、高层争斗,乃至供货不足等诸多问题所困扰,可谓命运多舛。已入中年的AMD须采取激进的行动,否则它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从高科技舞台上消失。

  目前来看,游戏机市场应是AMD的希望所在,其芯片已被微软和索尼采用。这是AMD在2013年前两季度亏损大幅降低的主要原因。但在这个领域,英伟达(Nvidia)也实力雄厚,AMD在它面前毫无优势可言。在移动平台市场,英伟达更是已捷足先登,走在了英特尔和AMD前面,不但为安卓系统设立了手机游戏网上店,还开始为汽车等其他大众产品生产专用芯片。当然,英特尔也在大举挺进移动平台领域,新推出的Haswell芯片性能优良,移动和桌面平台的界限已经模糊。这两家企业的综合能力都是AMD无法匹敌的。

  和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合作或可提供一些机会。AMD在2012年宣布要设计以ARM技术为基础的芯片,面向云端和大数据中心所使用的高端服务器。但英伟达也在朝这个方向迈进。而且,ARM自身也已进入PC市场,并得到了微软的支持。它的市场总监曾预言,到2020年,全球只会有ARM和英特尔两家芯片设计商。从各方面来看,这个预言可能会成为现实。

  其实,AMD继续存在的最大希望依然来自英特尔的支持。因为担心招致政府的垄断调查,英特尔并不希望AMD破产。它会想办法让AMD生存,同时限制它的成长。这样看来,AMD从诞生之始就是一场由英特尔主导大戏中的小配角,命运几乎完全掌握在英特尔手中,注定无法兴盛,也未必灭亡。这恐怕就是它的宿命。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补充,请发邮件至xincaifu@xcf.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