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Document
您在这里:今日导读

民营金融28巨头名单及持股图全揭秘

  • 来源:
  • 时间:17年07月10日 15:26
  • 作者:苏龙飞(新财富)
  • 字号:
  • 标签:
 未经授权,任何渠道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新财富对持有5家以上金融机构股权的28家民营资本集团,进行了一次全景式扫描,尽可能详尽地列出了各家对金融机构的持股系谱,并总结了各家的基本布局特点。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印衬了中国民营金融业的整体变迁历程。

(本文按照入股金融机构数量排序,相关股权比例基本为截至2016年年末数据。)

作者:苏龙飞

来源:新财富plus(ID:xcfplus)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民营金融时局图」

中国的金融业在不断发展,中国的民营资本于金融业的布局也在不断延展。14年前,新财富第一次进行民营金融版图的分析时发现,入股2家金融机构以上的民企仅有8家,单家民企入股金融机构的最高数量也仅仅7家。

14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做类似的统计时,已然发现,入股2家金融机构以上的民企,已经超越百家;持股5家金融机构以上者也已多达29家,而单家企业入股金融机构的最高数量更是高达44家。

在此,我们对持有5家以上金融机构股权的28家民营资本集团,进行了一次全景式扫描,尽可能详尽地列出了各家的系谱,并总结了各家的基本布局特点。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印衬了中国民营金融业的整体变迁历程。

下表是新财富所统计的28大民营资本系族持股金融机构情况的数据概览。

因文章篇幅过长,我们将拆成上、下两篇推送,

点击链接,阅读上篇《民营金融二十八大族系(上)》

本篇是下篇,推出第11-28家。

NO.11 美的系

持股机构:控股1家,参股7家,合计8家

布局特点:全面参股,小额投资

美的系在金融机构的投资上,可称是“上阵父子兵”,除了掌门人何享健之外,另起炉灶的儿子何剑锋也对金融业甚有兴趣。美的系最早投资的顺德农商行的前身顺德农信社,何氏父子俩皆有入股,当时何享健为并列第一大股东,何剑锋则为并列第七大股东。

美的系目前入股8家金融机构,覆盖银行、证券、基金、期货、财务等领域(图11),投资面似乎很广,但除了2009年设立的美的财务之外,其他的皆为参股性质,投资额也不大。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美的系内最有价值的两块金融资产,一为顺德农商行,一为易方达基金。

顺德农商行2016年末总资产规模达到2611亿元,不仅在全国农商行中位居前列,甚至也高于大部分城商行的资产规模,目前已将上市列入规划议程。目前美的集团为顺德农商行的第二大股东,持股7%;美的集团财务公司为第五大股东,持股2.69%;另外,何剑锋控制的盈峰环境(000967)持股0.01%。在顺德农信社时期,美的集团与碧桂园同为并列第一大股东,持股2.32%。2009年顺德农信社增资扩股并更名为顺德农商行,美的集团出资4.32亿元增持9000万股,持股比例上升至6.49%。

易方达基金目前为全国排名第三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4000亿元。何剑锋麾下的盈峰控股为易方达基金的并列第一大股东,持股25%。2004年10月,美的电器受让天津信托持有的易方达16.67%股权,成为其股东之一。次年6月,美的电器又从广州证券手中接盘易方达8.33%股权,持股比例提升至25%。2007年4月,美的电器将所持易方达基金25%转让给关联方盈峰控股。易方达基金25%的股权,如今显然已经价值连城了。可资参照的是,2007年金信信托拍卖博时基金48%的股权,由招商证券耗资63亿元拿下。以管理规模计,博时基金在行业内的名次不及易方达,而且时间已经过去10年,易方达股权当下的合理价值显然要更高。

美的系另外在开源证券、金鹰基金也有较高持股比例,但并不具有话语权。美的技术投资持有开源证券35.35%股权,但该机构由陕西国资控股51%;美的电器持有金鹰基金20%股权,且是发起股东之一,但该公司同样由国资控股70%。此外,美的集团曾持有皖江金融租赁12%股权,后者由海航系控制。2016年11月,美的集团减持退出皖江金融租赁。■

NO.12 富德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3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保险黑马,信托新秀

潮汕商人张峻控制的富德系,可以说是地产跨界保险的先行者,此后,前海人寿、珠江人寿、恒大人寿等地产商背景的保险公司陆续跟进。

目前富德系控股富德生命人寿、富德财险、国民信托、汇丰人寿四家金融机构,其中旗舰是富德生命人寿,国民信托则是意外获得的一块金融牌照(图12)。

半路接盘生命人寿

富德生命人寿原名为生命人寿,创立于2002年,设立时的股权由较为分散的8家股东持有,且各家的持股比例相对接近。这8家股东基本可以分为话语权较强的四方力量,即徐明麾下的大连实德、首钢总公司、广东省国资委旗下的广晟资产经营、郑裕彤家族控制的武汉武新实业及武汉益利科技,这四家都是单一并列第一大股东。

在控制生命人寿之前,张峻仅仅是一位在全国默默无闻的深圳地产商,开发了新亚洲花园等为数不多的几个楼盘。2006-2007年间,张峻所控制的公司先后从一众显赫的创始股东手中,逐步受让生命人寿的股权并进一步大幅增资,从而实现对生命人寿的控股。生命人寿的股权变更迷局,新财富曾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与追溯,完整还原了张峻控制生命人寿的过程(详见新财富2013年7月号《张峻造系——生命人寿背后的隐形富豪》)。

2008年,生命人寿总部迁往深圳之后,在张峻亲力亲为的打理下,以万能险产品为主力,借助银行的代理销售渠道,其资产规模实现了突飞猛进式的增长。在迁往深圳之前的2007年,生命人寿的资产规模刚跨过百亿门槛,2012年即达到1127亿元,到2016年末更是突破4500亿元。

随着寿险业务规模的壮大,富德生命人寿又朝着保险集团的方向发展,从保监会拿到了筹建财险的批文,并于2012年5月7日设立了富德财险。

大举入股股份制银行

借助保费规模的膨胀,富德生命人寿开始了在资本市场的一路“买买买”,地产股及银行股成为其格外青睐的标的。

张峻控制的富德系,可以说是地产跨界保险的先行者,此后,前海人寿、珠江人寿、恒大人寿等地产商背景的保险公司陆续跟进。

富德生命人寿在资本市场最广为人知的行动之一,便是在地产股金地集团(600383)的增持上与安邦保险集团展开的争夺。2012年第三季度,安邦集团最先买入金地集团,持股1.5%成为第五大股东,并于2012年末增持至4.61%,成为第二大股东。但富德生命人寿于2013年1月25日一举增持至5.41%,超越安邦集团并达到首次举牌线。于是,双方的追赶式增持就此展开。截至2016年末,金地集团的前十大股东中,富德生命人寿占据三席,共计持股29.84%;安邦集团则占据两席,共计持股20.44%。

相较金地集团,富德生命人寿更大手笔的扫筹体现在银行股上。安邦保险买成了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则买成了浦发银行的第一大股东。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富德生命人寿迅猛增持浦发银行,其在短短5个月内买入了37.31亿股,持股比例从0提升至20%。浦发银行披露的数据显示,富德生命人寿增持该等股权,累计耗资高达679.6亿元。截至2016年末,浦发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富德生命人寿占据了3席,共计持股20.68%。

安邦集团买成了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尚且获得了一个董事会席位,而富德生命人寿虽然已是浦发银行第一大股东,却未能获得董事会席位,甚至连监事会席位也没有。二者最大区别在于,民生银行是民营背景且股权分散,除安邦之外的第二大股东才持股6%左右;而浦发银行是国资背景,其中上海国际集团持股高达19.53%,中移动广东公司持股18.98%,几乎不弱于富德生命人寿。况且,在国资普遍强势的上海金融机构,民营股东想要获得董事会席位,只会更加困难。

在增持浦发银行之前,富德生命人寿还买入了为数不少的招商银行及华夏银行股份。其于2012年第四季度开始买入招商银行股份,至2013年第一季度时最高持有4.66%,后又逐渐减持。同在2013年第一季度,富德生命人寿开始买入华夏银行股份,在年末时最高持股达到1.77%,但于2014年第二季度全部减持套现。

目前,富德系还持有重庆银行及乐山市商业银行部分股权。

意外得来的信托牌照

2015年2月,富德系完成对国民信托控股权的收购,对其而言,这张信托牌照可谓意外的收获。

国民信托的前身为建设银行浙江省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2004年,郑建源的宝华系受让该公司,并将其总部迁址北京。此后,国民信托在郑建源手上掌控长达10年。国民信托目前有四大股东:上海丰益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丰益”)持股31.73%,璟安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璟安投资”)持股27.55%,上海创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创信”)持股24.16%,恒丰裕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恒丰裕实业”)持股16.56%。

2014年年中,佳兆业掌门人郭英成意欲进入信托业,从郑建源手中接手了国民信托,并获得了上海丰益、上海创信、恒丰裕实业三家公司的控制权。但2014年末佳兆业危机爆发,郭英成避走海外,于是将刚刚入手的国民信托转让予佳兆业的第二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

2015年2-3月,上海创信及恒丰裕实业的股东变更为深圳市富德前海基础设施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富德生命人寿的全资子公司;2015年3月,上海丰益的股东变更为深圳市富德金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富德生命人寿的第一大股东。

至此,富德系实现了对国民信托72.45%股权的控制。同时,由于国民信托还持有汇丰人寿50%股权,因而富德系也等于间接拿下了汇丰人寿5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交易背后的人物关系。国民信托原控制人郑建源,被认为系香港郑裕彤家族在内地的代理人,张峻接盘生命人寿时,有相当比例的股权同样来自郑裕彤家族,郭英成获得国民信托控制权之后,手还未捂热又转手给了股东兼同乡的张峻。

富德系受让了国民信托之后,其资产规模有所增长,截至2016年末,资产总规模(含信托资产)达到了2515亿元,在15家民营信托机构中排第六位。

2016年末,富德系着手对国民信托进行增资,以补充资本金,但北京银监局未予核准。北京银监局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八条、《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下称《实施办法》)第七条的规定,经审查,国民信托此次增资申请不符合《实施办法》第七条相关规定,因此不予批准。

《实施办法》第七条境对内非金融机构作为信托公司出资人资格进行了详细规定,其中第九款规定:承诺5年内不转让所持有的信托公司股权(银监会依法责令转让的除外)。■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民营金融时局图」

NO.13 万向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3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步步为营,全面发展

鲁冠球无疑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中的佼佼者,但万向系在金融领域的发力明显晚于与其同时代起步的希望系、泛海系等民营资本集团,以至于遗憾地错过了民生银行的发起设立。目前万向系持股的金融机构数量只有7家,但却有4家是绝对控股,另外3家参股的也是拥有相当话语权(图13)。

万向系应是具有相当潜力走向全能型金融的民营资本集团,多年来,其在金融领域的耕耘都是步步为营、稳打稳扎,谋求全面发展,甚至不惜与泛海系一争高下,并夺走了民生人寿的实际控制权。

其实,万向系在金融业的征战,与其说是鲁冠球的主张,还不如说是鲁冠球在支持儿子鲁伟鼎四处征战。身为富二代的鲁伟鼎,将金融业作为自己的主战场。

始于金融业的边缘领域

早在1995年,万向集团即作为发起人之一参与设立了浙江天地期货,并且是持股21.34%的第二大股东。只是,天地期货成立几个月之后,万向集团旋即将所持股权转让了。那时的鲁冠球似乎还未意识到金融业的战略价值,在金融殿堂的门口瞄了一眼旋即离开了。天地期货后来落入同为浙商的新湖系黄伟手中,名称也变为新湖期货。

4年之后,鲁冠球折身再次回到金融业,目标仍然是期货。1999年9月,上海浦江期货的原股东将其所持股权,分别转让给上海万向投资70%,转让给深圳万向投资有限公司30%。万向系全资收购浦江期货之后,将其更名为万向期货,并持续对其增资。后万向期货的持股公司更名为通联资本及通联创业投资,万向期货也跟随更名为通联期货。如今通联期货又更名为通惠期货。

相较而言,期货业在中国的金融业大棋盘中相对处于边缘地位,2002年7月万向系所拥有的第二家金融机构——万向财务,虽是浙江省设立的第一家财务公司,但也依然处于金融业的边缘地位。

鲁冠球无疑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中的佼佼者,但万向系在金融领域的发力明显晚于同时代起步的其他民营资本集团。

几经拉锯控制民生人寿

2003年入股两家金融机构浙江省工商信托及民生人寿,标志着万向系进入了主流的金融业领域。

2003年4月,万向系参与陷入困境的浙江省工商信托的重组事项,万向控股以24.85%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2007年浙江省工商信托增资扩股,万向控股晋身为第一大股东。2012年4月,浙江省工商信托更名为万向信托,万向控股的持股比例高达76.5%。拿下万向信托,万向系成为浙商背景中唯一一个拥有信托牌照的民营资本。

相较于顺利入主万向信托,万向系拿下民生人寿的控制权则经历了多个回合的交锋。

民生人寿2003年成立伊始,发起股东多达21家,其中泛海系卢志强、万向系鲁冠球、希望系刘永好、海鑫钢铁李兆会等几大股东之间的持股很接近,特别是卢志强与鲁冠球,是持股14.45%的并列第一大股东。

万向系与泛海系对民生人寿的控制权都志在必得,为了强化自己的话语权,双方不仅皆参与民生人寿的数次增资,而且不约而同设法从其他小股东手中收购股份。到2007年底,万向系持有民生人寿股权达到17.09%,而泛海系则以16.96%的持股比例紧随其后。

2009年,万向系争取到了当时第三大股东海鑫钢铁李兆会的支持,后者向前者转让了1.43%的股权,万向系与泛海系的持股比例进一步拉开。而万向与海鑫两家同盟合计持股比例更是达到了32.52%,远高于泛海系的持股比例。

无奈之下,泛海系干脆于2010年将所持股份全部转手,甚至其中一部分还是转让给了万向系,泛海系从此彻底退出民生人寿,万向系则以55%的持股比例成为民生人寿的绝对控股股东。2010年7月,鲁伟鼎当选民生人寿董事长。

不能错过的浙商银行

2004年8月,全国第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浙商银行宣告成立,这是在对浙江商业银行重组的基础上发起设立的股份制银行。错过了民生银行的万向系,显然不会再错过家门口的银行设立,万向控股以1.55亿元的出资额持股10.34%,成为三家并列第一大股东之一(1家国企、2家民企)。

此后,浙商银行于2007年、2009年、2010年经历了三次增资扩股,其总股本从设立时的15亿股增加至100亿股。浙商银行的三次增资扩股,其价格也是水涨船高,2007年增发价格1.21元/股,2009年增发价格1.59元/股,2010年1.67元/股,但万向系皆概无例外参与了等比例增资,所以保持着10.34%持股比例。据此计算,万向系为所持有的10.34亿股浙商银行股票,投入的资金总额约为15.46亿元。

2015年,浙商银行实施新一轮增资扩股,价格为2.88元/股。万向系旗下的民生人寿增持3.12亿股,耗资8.99亿元。此轮增资之后,万向系合计持有浙商银行13.47亿股,持股比例为9.28%。2016年4月,浙商银行于港股实现IPO,万向系的持股比例降低至7.5%。

目前,万向系为浙商银行并列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国资背景的浙江省财务开发公司(14.79%)。浙商银行2012年年报显示,鲁伟鼎代表万向系出任该行监事会主席,2015年改派于建强任该行监事会主席。

曾经错过的金融牌照

万向系的金融版图中,目前独缺证券牌照。实际上,万向系在2004年曾经收购过一家证券公司——天和证券,而且是绝对控股。但由鲁伟鼎出任董事长的天和证券在2006年发生代客理财亏损6亿元事件,这个亏损额甚至超过了天和证券的净资产。

天和证券被迫进入破产重组,最终由浙江省财政厅系统的财通证券吸收合并。万向集团等老股东以零价格转让其所持股权,财通证券吸收合并天和证券之后,承担天和证券的一切债权、债务关系,天和证券随即注销。万向系失去一块对于民营资本来说稀缺的金融牌照,不得不说是一个战略损失。

此外,2007年万向系麾下的浙江工商信托还参与了博时基金48%股权的竞拍,如果顺利拿下,将成为博时基金的控股股东。遗憾的是,万向系铩羽而归,由招商证券以63亿元的天价摘走(当时招商证券原本就是博时基金的第二大股东,持股25%)。直到3年之后,其旗下通联资本参与发起设立浙商基金,并成为四大股东之一,这个遗憾才算部分弥补。

更早以前的2003年,万向系曾计划西进入川,控股正在重组的华锋信托。当时四川省属的原三家信托公司——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计划合并重组设立为四川华锋信托,注册资本为5.5亿元。万向系意欲投入3亿元拿下51%的控股权,但最终未能成功,重组事宜也搁浅。后来未能诞生的华锋信托变成了四川信托,并由蜀地宏达系的刘沧龙最终入主。■

NO.14 泛海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3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民生”为主,其他为辅

作为最早投资金融机构的民营资本代表之一,泛海系卢志强一直致力于打造金融领域的“民生系”(图14)。

目前国内带有“民生”字号的金融机构,无一不与卢志强有关——他是民生银行的大股东之一,也是民生银行的副董事长;民生银行下属的民生金融租赁,自然也与其有间接关联;同时他还实际控制民生信托、民生证券、民生期货;甚至带有金融特征的民生典当,也是归他所有。唯独保险业的民生人寿,身为发起人且曾是第一大股东的卢志强,在经历一番与万向系鲁冠球的争夺之后,最终失意退出。

规模化投资金融业的先行者

泛海系早在2003年以前即入股了6家金融机构,除了众所周知的民生银行之外,还包括民生证券、民生人寿、光大银行、海通证券、中关村证券等。

1996年,民生银行发起设立,泛海控股集团参股9000万股。2000年,泛海控股集团再从第三方受让5000万股民生银行股份,使得其持股总数达到1.3亿股,占总股本的9.42%,成为民生银行的第二大股东。这笔投资为其带来巨额的回报,民生银行上市以后,卢志强套现超过50亿元。2016年,在安邦集团晋身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之时,希望系刘永好、复星系郭广昌皆大幅减持,而卢志强却耗资逾百亿元,同时在A股与港股市场强势增持民生银行。截至2016年末,泛海系以5.74%的持股比例重回第二大股东位置。

2001年,泛海系介入了位于河南的地方性券商黄河证券的增资扩股。2002年4月,黄河证券完成增资扩股,并更名为民生证券。增资扩股完成之后,民生证券注册资本由1亿元猛增至12.8亿元,中国泛海控股以2.4亿元的出资额位居第一大股东,占比18.72%。

作为最早投资金融机构的民营资本代表之一,卢志强麾下的泛海系一直致力于打造金融领域的“民生系”。

实际上这并不是泛海出资的全部,由于当时证监会规定单个民营股东直接、间接持有证券公司的股权比例不得超过20%,泛海系采取了利用多家影子股东分散持股的方式。

泛海控股除了本身持有的股份之外,另以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名义出资1.2亿元,位居第五大股东,占比9.36%。2002年11月,中国船东互保协会所持民生证券的股权,转让给了泛海系关联公司海通建设。另外,中国泛海还与河南旅游集团等四家股东签订协议,托管了它们持有的全部民生证券股权,并于2003年初进一步收购了该等股权,使得泛海系的总股权比例达到43.7%。

之后几年,泛海系陆续接盘了部分老股东所持有的民生证券股权,并且陆续对民生证券增资,及至目前其总持股比例达到87.65%。

2002年4月,泛海系又成为民生人寿的发起人之一,并且是第一大股东。从该公司取名“民生”来看,卢志强就希望能够实际控制这家保险公司。但与同为发起股东之一的万向系鲁冠球争夺了8年控制权之后,卢志强最终被迫出局,并将股权转让给对手彻底退出了民生人寿。

2002年7月,海通证券实施增资扩股,泛海系麾下多家企业参与认购,总数达到8亿股,合计持股达到9.15%。随着海通证券2007年借壳上市,泛海系持股实现惊人收益。目前泛海系的持股分散,且无一家进入上市后海通证券的十大股东之列,因而无法知晓其是否还持有抑或已经套现。

除此之外,泛海系旗下的光彩事业投资集团(现已更名为泛海能源投资)早年还曾入股中关村证券9.74%,不过该券商已于2007年由法院判决破产。

“民生”家族再添两丁

2008年2月,泛海系以民生证券为跳板进入期货业,受让了山西物产期货55%股权;并且另行对其增资6000万元,持股比例一举达到82%,随后将其更名为民生期货。目前泛海系已100%持股民生期货。

2008年10月,卢志强与史玉柱相约参与广西北部湾银行的重组设立,泛海控股集团与巨人集团各自认购1.8亿股,各占9%股权,成为并列第三大股东。不过,泛海控股集团于2016年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了巨人集团,使得后者一举成为广西北部湾银行的单一第一大股东。

2013年4月,泛海系控制的“民生”金融家族再添一丁——民生信托在北京正式开业。该信托原名为中旅信托,由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控股。中旅信托2003年即开始筹措重组事宜,2011年泛海系开始介入。其注册资本由2.3亿元增加至10亿元,泛海控股集团以6.93亿元的出资额占股69.3%。之后,泛海系将其更名为民生信托。目前,泛海系合计持股民生信托93.42%。

2015年11月,泛海系领衔的财团,以35亿元的总对价,受让了原海航系控制的民安财险100%股权。其中,泛海控股(000046)通过下属子公司受让了51%股权,实现对民安财险的绝对控股。之后,民安财险更名为亚太财险。自泛海系放弃民生人寿之后,在保险领域又得以补上缺失的保险牌照。

整体而言,卢志强历时十余年所致力架构的“民生”金融家族,除了民生银行之外,其他的基本乏善可陈,即使被万向系“抢”走的民生人寿,其经营业绩也一般。也许,即便是资本大佬,也未必能真正把金融业经营好。

NO.15 京华系

持股机构:控股0家,参股7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独钟情银行

钢铁大亨杜双华在所有涉足金融业的民营资本中,显得相当另类,他麾下的京华系所入股的金融机构清一色是银行,且入股的7家银行皆进入了前十大股东之列(图15)。除此之外,京华系公司还曾现身于唐山银行、莱商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之列,只是2016年未再出现在前十大股东之列,是否已经减持退出不详。这7家银行中,规模最大的是上海农商行,其2016年末的总资产为7109亿元。此外,青岛农商行及齐鲁银行的总资产也分别达2075亿元、2072亿元。

此外,京华系入股的银行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其主要的产业基地在河北(京华制管)及山东(日照钢铁),而其入股的其中5家银行也在这两个省份,此为民营企业在入股金融机构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又一例证。从时间上来看,京华系最早进入的金融机构为日照银行及莱商银行,大约都在2005年前后,而其最近入股的银行则是乌鲁木齐银行,于2011年入股。

京华系所入股的7家银行中,在4家拥有董事或者监事席位:在上海农商银行、青岛农商银行、日照银行、齐鲁银行各拥有一个董事席位,但其中没有一家是杜双华本人进入董事会出任董事的。日照钢铁控股集团资本运营部部长胡文明,代表京华系进入了三家银行(日照银行、青岛农商行、齐鲁银行)的董事会。而在此前,薛健也代表京华系出任了三家银行(上海农商银行、日照银行、莱商银行)的董事,他还一度出任过日照银行的副董事长。

上海农商银行披露薛健在京华系的官方职务是,“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日照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据媒体披露,薛健在日照钢铁分管外事及融资事务,据称薛健曾为山东莱芜颇有名气的钢材经销商,并且为杜双华2003年创办日照钢铁时提供过融资担保,薛健因此而成为了杜双华的“铁杆兄弟”。

杜双华钟情于入股银行业,似乎与其所在资本密集型的钢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关键时刻有助于其解燃眉之急。数据显示,仅2012年上海农商银行就对日照钢铁提供了6亿元授信,而日照银行也向其提供了近亿元贷款。■

NO.16 涌金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2家,合计6家

布局特点:强势控制,尚缺银行

魏东自杀之后,涌金系并未倒下,其遗孀陈金霞成了这个资本家族的舵手。涌金系目前实际控制国金证券(600109)、国金期货、国金通用基金、云南国际信托4家金融机构,且在持股比例上都是强势控制,另外参股微众银行及长城人寿(图16)。

涌金系在金融领域的“基本盘”都是魏东2008年去世前所完成,而陈金霞不仅守业有成,还有所拓展。

2003年云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改制重组,并更名为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涌金系麾下三家公司入股,合计持股55%,成为绝对控股股东。

2005年在证券业低迷时,涌金系旗下九芝堂(000989)及涌金投资,通过增资扩股及受让老股的方式,入股成都证券合计持有53.32%,成为绝对控股股东,旋即将成都证券更名为国金证券。2007年3月,国金证券成功借壳成都建投实现上市。

2007年3月,涌金系麾下九芝堂与千金药业(600479)联合竞标,以6.05元/股的价格,获得长沙市财政局所持有的2791万股交通银行国有法人股。仅在两个月后,交通银行于2007年5月15日在A股上市,当时股价超过13元/股,涌金系获得翻倍收益。

2007年10月,国金证券收购四川天元期货95.5%股权,并将其更名为国金期货。

涌金系在陈金霞时代,实际控制的金融机构又增加了国金通用基金。2011年11月,国金证券联合其他三家股东共同发起设立国金通用基金,国金证券持股49%成为控股股东,之后涌金系持股比例又进一步提高至61%。

设立已逾5年的国金基金,目前业绩处于行业中游。根据Wind的统计,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国金基金发行了9只基金,基金总规模为246.6亿元,在所有已有发行基金的115家基金管理公司中排第64位。

涌金系麾下金融资产中,无疑属国金证券及云南国际信托最具含金量。

国金证券自不用说,其属于综合类证券公司,且于2008年被证监会评为A类A级,是少数实现上市的证券公司之一。目前涌金系在国金证券拥有除独立董事之外的6个董事会席位中的4席,且高管层大多由涌金系人员担任。

云南国际信托就资产规模而言,在全行业处于中等水平,截至2016年末自有资产及信托资产合计为2179亿元。云南国际信托2016年年报披露,涌金系在该公司拥有多达5个董事会席位,而且董事长、总裁皆由涌金系背景的人员担任,而云南省国资背景的董事仅为1人,由此可见涌金系对云南国际信托的控制力之强。■

NO.17 杉杉系

持股机构:控股1家,参股5家,合计6家

布局特点:金融先驱,大器晚成

郑永刚的杉杉系,可以说是国内最早进入金融业的民营资本之一,德隆系、泛海系相较其而言都只能说是后来者。但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其除了早期入股的几家金融机构,再无新增投资,直到2007年之后,杉杉系对金融业的投资才重新开始提速。高峰时期,杉杉系曾持有9家金融机构的股权,后又减持部分金融机构股权,持股数量降低至目前的6家,其中控股君康人寿(图17)。

金融先驱

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商界,郑永刚可谓风头正劲,他麾下的杉杉与李如成的雅戈尔并称为中国服装业“双子星”,即使与那时候象征着身份与地位的金利来相比,风头也不遑多让。

郑永刚早年在服装业获得的丰厚利润,使得其有了大量“闲钱”从事投资。“我就想投资金融,当时的想法就是投资金融业相对安全”,而其当时涉足的金融也几乎是全方位的。

1993年3月,宁波杉立期货设立,注册资本2000万元,股东为杉杉系两家公司:杉杉集团出资1700万元,占股85%;宁波保税区杉杉纺织品有限公司出资300万元,占股15%。虽然此后杉立期货经历数次增资及股权变更,但基本都是杉杉系内企业之间的调整。杉立期货几乎是中国最早设立的民营期货公司,较中国第一家期货公司广东万通期货,仅仅晚了半年时间。

同年,郑永刚又向当时的银行业主管机构人民银行申请设立宁波杉杉城市信用社。这便是宁波银行前身的一部分,后来宁波市区域内的所有城信社合并组建成为宁波城市合作银行,再经历增资扩股又更名为宁波市商业银行。杉杉股份(600884)在宁波银行的持股即由此而来。杉杉作为宁波银行的原始股东之一,为第五大股东,且至今依然拥有董事会席位。

此外,郑永刚还于1995年入股了万国证券(申银万国前身)在宁波的营业部。另有媒体报道称,1995年泰康人寿筹建时,郑永刚曾被游说出资1亿元作发起股东之一,只是郑永刚后来听台湾寿险公司老总说保险公司投资回收期长达15年,于是打消了入股的念头。泰康人寿如今已成全国第五大保险公司,当时放弃了入股的郑永刚,多年以后又重新追逐保险牌照。

大器晚成

可是,在投资了杉立期货、宁波银行之后的相当长时间内,杉杉系在金融业的投资止步于此,郑永刚的关注重点转向了房地产、锂电池、光伏等行业。直到2007年7月,宁波银行的上市,使得其持有的该行1.79亿股股票,获得近20倍的回报,杉杉系在金融业的投资又重新提速。

2007年11月,杉杉系宣布参与华创证券的增资扩股;2008年,杉杉集团子公司中静四海实业入股徽商银行;2009 年,杉杉系主导发起设立中融人寿;2010年,杉杉股份投资浙江稠州商业银行;2011年,郑永刚当时控制的中科英华(600110)收购天富期货25%股权;2012年,杉杉股份及子公司联合发起设立富银融资租赁;2013年,杉杉控股子公司鄞州鸿发实业收购正德人寿20%股份,之后逐渐实现了绝对控股,并将其更名为君康人寿。此外,杉杉系据称还入股了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及贵州银行,但未见现身于十大股东之列。

虽然杉杉系持有的金融机构数量不少,而且多数皆进入前十大股东之列,但目前而言真正具有较大价值的当属宁波银行及徽商银行。已经上市的宁波银行自不必多言,杉杉系持股量大,又拥有董事会席位,而且随时可以套现巨额现金。杉杉集团子公司中静四海实业为徽商银行第八大股东,该行于2013年11月在香港实现上市。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静四海实业所持有的徽商银行股权,是否确由杉杉系所属,还存有一定的疑问。杉杉集团在其2013年之前的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中宣称,中静四海实业为其控股子公司,并且在财务上也是合并报表,但是代表中静四海出任徽商银行董事的,却是香港资本市场鼎鼎有名的“中策系”实际控制人高央,而此人与明天系肖建华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郑永刚的杉杉系,可以说是国内最早进入金融业的民营资本之一,德隆系、泛海系相较其而言都只能说是后来者。

中静四海实业最新的股权结构显示,杉杉集团的持股比例为48.35%,其余51.65%由高央的中静集团持有,而在2013年之时,杉杉系三家公司合计持有中静四海实业84.4%的股权。

减持金融牌照

2014年之后,杉杉系的金融版图大幅压缩,不仅退出了几家参股的金融机构,甚至控股的金融机构也让渡控制权。

2014年4月,杉杉系长期全资持有的杉立期货首先易主。兴业国际信托通过受让及增资扩股的方式,一举获得杉立期货92.2%的股权。之后,杉立期货被更名为兴业期货。

2015年6月,郑永刚通过大宗交易平台转让股份的方式,将中科英华的控制权让渡予第三方,因而,该公司所持有的天富期货25%及中融人寿20%股权,也与杉杉系不再有关。特别是,杉杉系原先通过中科英华及宁波杉辰实业,共计持有中融人寿29.5%的股权,郑永刚也为实控人,而其减持中科英华导致了其本人实控人地位的旁落。

2016年8月,杉杉系参股的华创证券被刘永好控制的宝硕股份(600155)换股收购,杉杉系因此不再持股华创证券而改持宝硕股份的股权。

2016年末,杉杉系又将君康人寿20%的股权转让予刘忠田的忠旺系。虽然君康人寿2016年年报显示,杉杉控股下属公司依然持股50.88%,但郑永刚已经辞去董事长一职,其派驻的董事、高管团队也已经辞职。2017年2月,忠旺系背景的管理团队陆续进入君康人寿的董事会及管理层,这或是忠旺系全面接手君康人寿的前奏。

如若杉杉系将君康人寿剩余股权交割予忠旺系,则意味着其先后控股的三家金融机构全部出手,杉杉系将不再有控股的金融机构。

NO.18 亨通系

持股机构:控股1家,参股5家,合计6家

布局特点:财务投资,少量参股

从事光缆生产的江苏亨通集团,因其处于产业链的上游,并不直接接触广大消费者,因而知名度并不高。亨通系目前控股亨通财务,参股吴江农商行(603323)、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国融证券、国都证券、横琴华通金融租赁(图18)。其实际控制的亨通财务,于2013年下半年才设立。

亨通系的金融股权中,最具价值的为吴江农商行及乌鲁木齐银行。亨通集团持有吴江农商行6.13%股权,为该行第三大股东。吴江农商行在全国农商银行中属于领先者,2016年末总资产规模达到813亿元,该行已于2016年11月29日实现A股上市。亨通集团同时还是乌鲁木齐银行第九大股东,持股4.33%。数据显示,乌鲁木齐银行2016年末总资产1307亿元。■

NO.19 泰豪系

持股机构:控股0家,参股6家,合计6家

布局特点:脱胎清华,扎根江西

如同肖建华的明天系借助北大的高校背景发展起来一样,黄代放的泰豪系则是借着清华的高校背景发展壮大。

黄代放为江西南昌人,生于1963年,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系。1996年,他成功搭上母校的关系,在南昌成立了江西清华科技集团,并对外宣称企业系“清华大学企业集团半紧密层成员”。搭上清华大学的资源背景之后,黄代放无疑获得了江西、南昌省市两级政府的大量政策扶持,比如建立了规模庞大的“清华(南昌)高科技工业园”。这也成为黄代放日后经营地产业的家底。

数年之后,完成资源搭建的黄代放逐渐将“清华”的外衣褪去。2002年,黄代放将江西清华科技集团更名为江西清华泰豪科技集团,2005年再更名为泰豪集团有限公司。

扎根于江西的泰豪集团,所入股的金融机构也以江西境内为主,先后进入了南昌银行(后与景德镇银行合并为江西银行)、九江银行、南昌农商行,且皆位居前十大股东之列(图19)。■

NO.20 三胞系

持股机构:控股0家,参股6家,合计6家

布局特点:小额投资,无心插柳

三胞系实际控制人袁亚非原为南京市政府公务员,1993年下海经商,他因2005年及2011年分别收购宏图高科(600122)及南京新百(600682)而进入公众视野。三胞系目前所入股的6家金融机构,大部分由麾下上市公司持有,而且有一部分是袁亚非入主该等上市公司之前就已经持有了(图20)。

三胞系所入股的金融机构,无一家拥有话语权。三胞系持股比例最高的为持有锦泰期货30%,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国资背景的江苏省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40%,如果加上其他国资股东的话则超过51%。三胞系另一家持股10%的紫金信托,其第一大股东同样为国资背景的南京紫金投资,持股60%。

三胞系所持金融机构中,相对具有较高价值者为江苏银行,但其仅持有0.87%,未进入前十大股东之列。■

NO.21 中植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1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民营信托阵营头号选手

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被称为信托大亨,虽然其控制有美尔雅(600107)、宇顺电子(002289)、三垒股份(002621)、中植资本(08295.HK)四家上市公司,但该等上市公司皆远不及中融信托之于解直锟的意义。

在金融领域,中植系目前控股有中融信托、中融基金、中融汇信期货、美尔雅期货,参股有恒邦财险(图21)。

中植系所入股的金融机构中,中融信托无疑是旗舰。截至2016年末,中融信托的资产总规模(含信托资产)高达8585亿元,按同等口径计算位居行业第四,仅次于中信信托(1.45万亿)、建信信托(1.32万亿)、兴业国际信托(9620亿元);而其2016年营业收入则以67.96亿元高居行业第二位,仅次于平安信托。在整个民营信托阵营中,无论是规模还是盈利能力,中融信托皆为无可争议的种子选手。

身为掌门人的解直锟低调至极,几乎绝缘于媒体采访。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到2002年的十年间,解直锟以经营木材起家,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并于1995年创建了中植企业集团。

2002年4月,中植集团等5家出资方,共同参与哈尔滨国际信托的重组,并将其更名为中融信托。重组完成之后,中融信托注册资本3.25亿元,其中,中植集团占股36.92%,哈尔滨国资委占股24.61%,牡丹江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占股15.385%,哈慈股份有限公司占股15.385%,哈尔滨宏达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占股7.69%。

中植系虽然控制四家上市公司,但该等上市公司皆远不及中融信托的分量重大。

2004 年4 月,中植集团受让哈慈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中融信托15.39% 股权,受让后中植集团持股比例上升52.31%;2009 年8 月,中植集团又受让了牡丹江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中融信托15.385%股权,受让后其持股比例进一步上升至67.69%。

2009年12月,中植集团将36%的中融信托股权,以12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经纬纺机(000666),其自身退居为持股31.69%的第二大股东。截至2016年末,经纬纺机持股37.47%,中植集团持股32.99%。

虽然中植集团将第一大股东位置让渡于国资背景的经纬纺机,但中融信托的控制权一直都掌控在中植系手中。中融信托的董事长、监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皆为中植系人马,其中董事长刘洋据称系解直锟外甥。

坊间传言,中植集团向经纬纺机转让中融信托股份时,曾事先达成共识,经纬纺机只是财务投资,重大的经营管理决策依然由中植集团主导。

除了中融信托之外,中植系所持股其余几家金融机构基本表现平平。中融基金成立于2013年5月31日,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管理的公募基金规模为425亿元,在117家公募基金中位居第51位。

中植系旗下中融汇信期货,是由中植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上海融晟投资于2011年收购的吉林金昌期货演变而来。截至2015年末,其权益总额为11.56亿元。此外,中植系于2016年4月收购了美尔雅的控股股东美尔雅集团,从而间接控制了美尔雅期货。截至2015年末,美尔雅期货的权益总额为16.66亿元。■

NO.22 宝能系

持股机构:控股3家,参股2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关联隐性持股

因轰动全国的宝万之争,姚振华的宝能系及旗下前海人寿,被广泛关注。宝能系旗下已有三大金融平台——前海人寿、前海联合财险、前海联合基金,另外少量参股了太平洋证券及国信证券(图22)。

宝能系的核心金融平台前海人寿成立于2012年2月,但短短几年内,借助银保渠道主推的万能险产品,其资产规模实现突飞猛进式增长,至2016年末已达2441亿元。保费突飞猛进的增长,带来的是充沛的现金流,于是宝能系可以在二级市场强势举牌。

2015年8月,前海联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标志着宝能系正式获得公募基金牌照;紧接着的2016年5月,其再获得一块财险牌照,前海联合财险宣告成立。

从前海人寿、前海联合财险、前海联合基金的股权结构来看,有四家持股者——钜盛华、深粤控股、粤商物流、凯信恒——同时出现在这三家金融机构的股东名单中。这几家股东中追溯至顶层自然人,虽然仅有钜盛华为姚振华持有,但实际其余几家皆为姚振华隐性控制。

以前海人寿为例,新财富曾详细追溯了其上层股东的历史演变轨迹,并且发现,随着外部股东广州立白、健马科技的退出,剩余的5家股东,不仅明面上的钜盛华为宝能控制,其余公司看似相互独立,但皆是宝能系曾经的子公司,或从宝能系独立出去。

因而,基本可以确认,前海人寿、前海联合财险、前海联合基金皆受姚振华控制。■

NO.23 华信系

持股机构:控股3家,参股2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隐藏在云山雾罩中的实控人

华信系以华信汇通集团为上层控股公司,以大连华信信托为中枢纽带,涉入了5家金融机构(图23)。外界还在疑惑华信信托究竟是国有还是民营,一切都显得那么云山雾罩。MBO乎?实控人另有其人乎?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华信信托早已不再是国有控股金融机构。

公开信息显示,华信信托前身为工商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1997年因金融分业经营之规定,工商银行大连信托公司剥离划归大连市政府,并更名为大连华信信托。而华信信托现任董事长董永成的公开履历显示,其早年曾任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副处长,后调任下属的工商银行大连信托公司总经理,并且一直任职至今。

华信信托究竟是何时变身为民营控股的?我们查阅了大量公开资料,追溯了华信信托的股权变化轨迹,发现关键的时间点为2006年。

华信信托早期的股权结构并无见诸公开信息,我们所能查到的关于华信信托最早的股权信息,是大连控股(600747)于2005年6月25日的公告披露:“大连大显集团有限公司占其注册资本的9.18%,与大连港集团、中国华录信息产业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并列其第一大股东。”所披露名称的三家第一大股东皆为国资,两家为大连市背景,一家为央企背景。

2006年12月,华信信托进行了一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从5.01亿元增加至10.01亿元。华信信托2006年年报显示,增资扩股之后的前四大股东分别为大连港集团(9.99%)、北京越达投资(9.99%)、沈阳万基实业(9.99%)、清华科技园创业投资(9.99%),大连港集团依然为并列第一大股东,而大显集团及中国华录信息产业公司持股比例则下降至4.59%。

华信信托民营化之后,以该平台为依托,先后又入股了多家金融机构,混业金融初步成型。

而到了2007年,华信信托年报中披露的股东情况则出现巨大改变。大连华信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信投资”)以49.18%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而原第一大股东大连港集团的持股比例则下降至4.96%。年报并未解释新晋第一大股东的股权来源,而华信信托在2007年并未进行大额的增资扩股,因而华信投资只能是通过受让老股的方式拿下近50%股权的。

此外,2006年年报披露,董永成是以职工代表的身份出任董事长,而2007年年报披露,董永成是以第一大股东委派的方式出任董事长的。华信信托年报显示,新晋第一大股东华信投资的法人代表、董事长为即为董永成本人。

更加蹊跷的是,华信信托当前的第一大股东竟然是曾经的控股子公司。华信信托2006年年报显示,其控股子公司中排在第一位的即为大连华信投资,华信信托持有其90%股权。2007年,华信投资成为华信信托第一大股东之后,华信信托控股子公司名单中,华信投资的名字也同时消失。

2010年,华信投资更名为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信汇通集团”),并将注册地从大连迁址到北京(华信信托2010年年报并未披露第一大股东已经迁址、更名)。截至2012年末,华信汇通持有华信信托股权上升至56%。

而华信汇通集团成为华信信托控股股东之后,其自身的上层股东结构也经历频繁变更,变化翻天覆地。截至目前,华信汇通集团共计16家股东分散持股,持股比例最高者9.87%,最低者仅0.06%。这16家股东中,除了大化集团(占比0.85%)、大连天歌传媒(0.81%)、大连燃气集团(占比0.06%)、大连港控股(占比6.41%)、大连重工(1.16%)为国资背景之外,其余90%以上的股份由剩余11家民营股东持有。而这11家民营股东,往上追溯是层级繁多、叠床架屋式的交叉持股甚至循环持股(其中部分可追踪至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

华信信托这一系列变化的背后,包裹着众多令人费解的谜团。比如,华信汇通集团为什么要采取如此繁复杂的股权架构?隐藏在这云山雾罩之中的实控人究竟是谁?是否是华信信托的管理层借此实现了MBO?

华信信托民营化之后,以该平台为依托,先后又入股了多家金融机构,混业金融初步成型。

2006年,华信信托介入大通证券重组,并成为其控股股东;2007年,华信信托参与大连银行增资扩股,持股5.2%(2015年降低至2.94%);2008年1月,华信信托与大通证券联合收购良运期货,合计持股70%;同年,华信信托参与发起设立百年人寿,持股9.01%(于2012年转让);2010年,华信信托参与丹东银行增资扩股,持股19.79%,成为仅次于丹东市财政局的第二大股东。

综观华信系所持股的金融机构,无一例外皆在辽宁省范围内,而其中除了丹东银行之外,其他又皆在大连市。由此可见,华信系的资本辐射力有限。

在华信系内,还有三家持股公司——北京越达投资、大连顺联达集团、沈阳万基实业,角色也颇为特殊。它们不仅同时出现在华信信托的股东名单中,还出现在华信汇通集团的股东名单中,其中两家也出现在大通证券股东名单中。这三家公司再无其他更多公开信息,因而疑似为影子持股公司。■

NO.24 新理益系

持股机构:控股2家,参股3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掌控保险,谋控证券

新理益系实控人刘益谦,人称“法人股大王”、“定增大王”、“艺术品大买家”,他在金融领域同样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新理益系控股有国华人寿、安盛天平财险,同时还是长江证券(000783)的第一大股东,通过长江证券又间接持股长江期货、长信基金(图24)。

2004年12月,新理益系主导发起设立天平汽车保险,由此获得一块财险牌照。天平汽车保险设立时的股东包括:新理益集团(20.17%)、上海益科创业投资(19.99%)、海南浦海实业(18.7%)、海南华阁实业(18.66%)、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17.4%)。

2007年11月,新理益系又通过旗下天茂集团(000627)主导发起设立国华人寿,由此又获得一块寿险牌照。国华人寿设立时的股东包括:天茂集团(19.99%)、上海汉晟信投资(19%)、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19%)、上海合邦投资(19%)、海南博伦科技(13.5%)、海南凯益实业(9.5%)。

两家保险公司设立之后,皆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股东变更,但标志性的股权变更各有一次。2013年,法国安盛保险出资19.14亿元,受让了天平汽车保险32.84%的股权,再对其进行增资,使得中外方股东各占50%股权,天平汽车保险也相应更名为安盛天平财险。2015年,刘益谦实际控制的天茂集团出资72.37亿元,从其他股东手中收购国华人寿43.86%的股权,从而实现对国华人寿的51%控股。

实际上,国华人寿及安盛天平财险各自的多次股权变更中,除了法国安盛保险入股安盛天平,其余多被市场认为是新理益系内的左右倒手。

比如,2015年天茂集团收购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上海合邦投资及上海汉晟信投资分别持有的国华人寿20%、20%和3.86%股权(合计43.86%),当时天茂集团的公告披露,转让方与受让方皆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实际上,三家股权出让方皆与刘益谦存在不同程度渊源。

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既是国华人寿的原股东,又是安盛天平财险的股东。该公司原名为上海武汉香烟伴侣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刘益谦,他当时持股80%,吴敏杰持股20%。2005年4月,该公司更名为日兴康生物工程,法人代表变更为王琴,刘益谦也不再持股。2006年1月13日,新理益集团将持有的安琪酵母(600298)1950万股法人股中的618万股转让给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2007年12月29日,新理益集团将其所持有的天平车险2000万股股份转让给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

新理益系实控人刘益谦,人称“法人股大王”、“定增大王”、“艺术品大买家”,他在金融领域同样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上海合邦投资与刘益谦也有过交集。2008年,中体产业(600158)曾将惠州奥林匹克置业公司的股权转让给上海合邦投资。紧接着,刘益谦的新理益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开发了位于惠州的奥林匹克项目。

上海汉晟信投资成立于2000年11月24日,注册资本8625万元,控股股东及法人代表皆为陈琛。汉晟信投资早年是法人股市场的熟面孔,曾在西安饮食(000721)、金晶科技(600586)、中体产业、滨江集团(002244)等股票中有过成功操作。其中,至少在中体产业与滨江集团两家上市公司中,汉晟信投资与新理益集团曾共同持股。此外,陈琛先后担任过天平车险董秘、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

国华人寿的现股东海南凯益实业同样与刘益谦存在交集。2006-2007年,海南凯益实业先后受让了天茂集团下属子公司盈海置业94.75%股权。盈海置业的资产主要包括拥有的海南盈滨岛448.84亩土地的使用权和开发权。2009年,新理益在海南的“新理益·半岛壹号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的开发主体正是盈海置业。

安盛天平财险目前的5家中方股东中,除了天茂集团与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之外,上海益科创业投资也与刘益谦有渊源。上海益科创业投资成立于2002年11月10日,由天茂集团与王薇、刘俊千、常蜡珍、江国宝共同发起设立,其中天茂集团持股31.25%,自然人股东王薇则是刘益谦的夫人。之后天茂集团及王薇先后将上海益科创业的股权转让给看似独立的第三方。此外,海南华阁实业投资、海南陆达科技都被市场猜测为是刘益谦的影子公司。

继控股国华人寿、安盛天平财险之后,刘益谦又试图谋求证券牌照。

2015年4月,长江证券发布公告称,其第一大股东海尔投资拟通过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6.9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4.72%),权益变动完成后,新理益集团成为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海尔投资不再持有公司股份。此次股权转让价格高达100亿元。2016年11月,相关股权方正式完成交割。

除了新理益集团从海尔投资受让的股权,国华人寿还从二级市场增持了长江证券。截至2016年末,新理益系共计持有长江证券17%的股权,但刘益谦并未实现对长江证券的实际控制。

长江证券的第二大股东湖北省能源集团此前进行了重组,于2015年末正式并入央企三峡集团。此外,三峡集团又通过三峡资本控股增持了长江证券,这样三峡集团通过两家子公司合计持有长江证券15.19%,仅仅略低于新理益系。从长江证券的董事会席位来看,新理益系与三峡集团各占三席,因而双方各自皆不拥有控制权。■

NO.25 君正系

持股机构:控股2家,参股3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化工黑马,金融新秀

君正系实控人杜江涛,被称为民营化工黑马,其麾下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君正集团(601216)及博晖创新(300318),凭借这两家上市公司的持股,其本人曾于2015、2016年连续两年位居“新财富500富人榜”内蒙古首富。

君正系旗下的金融机构持股,全数通过君正集团持有(图25)。杜江涛的目的或在于,将该上市公司打造成能源化工与金融服务并行的产融结合模式。

2007年7月,君正集团参与国都证券的增资扩股,以8750万元的现金认购了0.95%的股份。2011年,君正集团投资5000万元,认购了乌海银行3.99%的股权。相较而言,这两项都是小额投资,君正集团规模更大的金融投资,当属天弘基金及华泰保险。

2007年11月,君正集团从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手中受让了天弘基金26%的股权,价格为3120 万元。之后,君正集团又陆续增加在天弘基金的投资。2011 年4 月,君正集团从兵器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手中受让了天弘基金10%的股权,价格4336.75 万元。该交易完成后,其持股比例提高到36%,但天弘基金的第一大股东为持股48%的天津信托。2011年12月,天弘基金增资至1.8亿元,君正集团的出资额为6480万元,增资后所有股东持股比例维持不变。

只是,君正集团最终也未能实现对天弘基金的控股。2013年10月,蚂蚁金服宣布以11.8亿元的代价增资天弘基金,一举拿下51%的控股权,而君正集团的持股则被稀释至15.6%。虽然君正集团的持股降低了,但其持股价值已然实现了增值。借助余额宝的威力,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天弘基金管理的基金规模突破1.2万亿元,成为唯一一家规模破万亿的公募基金。

继天弘基金之后,君正集团在金融业的另一项大手笔投资则是华泰保险集团。

2014年底,在央企被要求退出非主业的政策背景下,华润集团、宝钢集团、中海油等央企,将其所持有的共计约15.3%的华泰保险股权,以25.1亿元的底价挂牌公开转让。最终,君正集团及子公司君正化工以45.04亿元的出价,击败其他竞购者拿下该等股权,此价较挂牌价溢价高达79.6%。

2015年11月,中石化及子公司中石化财务公司,公开挂牌转让分别持有的华泰保险股份,两笔股权合计比例为13.94%,合计挂牌价40.39亿元。与之前不同,此次君正集团拉来人福医药及天风天睿两家同盟,组成联合体共同竞拍股权,最终君正联盟以46.4亿元摘牌,其中君正集团出资20.2亿元。

交易完成之后,君正集团在华泰保险的持股比例为22.27%,为第一大股东,若加上同盟军的持股,则其总持股达到29.24%,而其他股东持股最高者也不超过10%,君正系得以相对控股华泰保险。■

NO.26 香江系

持股机构:控股0家,参股5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财务投资,见好就收

刘志强、翟美卿夫妇控制的香江系,可以说是老资格的金融投资者之一,其入股的金融机构家数不多(图26),且皆为参股性的财务投资,但含金量皆不错。因而,如果香江系的金融股权全数套现的话,将是一笔百亿级别的巨额财富。

1998年,香江集团投资入股广发银行,经过多次增持股份,现在为该行第七大股东,持股0.96%,香江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翟美卿曾出任广发银行监事。广发银行作为全国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中较早设立者,资产规模却位居靠后,2016年末总资产为2.05万亿元。

1999年,香江集团入股广发证券(000776),目前为其第八大股东,持股1.57%,翟美卿曾出任广发证券监事。广发证券为国内规模最大的证券公司之一,于2010年借壳延边公路实现上市,借壳完成之时,香江集团持股广发证券5.64%,为第四大股东。

翟美卿和丈夫刘志强控制的香江系,可以说是老资格的金融投资者之一,其仅入股广发银行、广发证券等5 家金融机构,但含金量皆不错。

Wind数据显示,香江集团于2014年第四季度减持了广发证券4764.34万股,2015年第一季度减持了1.157亿股。自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A股走出了一波牛市行情,从2000点左右的低位最高突破了5000点(之后遭遇股灾暴跌)。香江集团减持广发证券的时间段,正是2014年底启动的以银行股领衔的金融股的大爆发时段,广发证券的股价也从10元/股水平最高涨至32元/股水平。根据估算,香江集团的减持均价应该25元/股左右,其套现额约40亿元。

2003年,香江集团参与发起设立广发基金,成为其第二大股东,目前持股16.76%。广发基金目前管理的基金规模为2300余亿元,在全国公募基金中位居第13位。

2009年12月,香江集团入股广东南粤银行(原湛江银行),与宝新能源(000690)同为并列第一大股东。不过目前降低至第四大股东,持股7.28%,翟美卿现出任该行董事。截至2016年末,广东南粤银行总资产规模2039亿元,位居全国城商行中等水平。

2010年,香江集团通过受让的方式入股天津银行,目前持股1.54%,未进入前十大股东之列。2016年末天津银行总资产6573亿元,高于全国绝大部分城商行。

近年来,香江系似乎改变了在金融领域仅作财务投资的定位。2012年初,香江集团将原子公司香江投资更名为香江金融控股集团,并将总部迁至深圳前海新区。香江金融控股的职责是对香江系的所有金融资产进行统一的管理与运作,其官网宣称,“未来几年,香江金融控股集团还将陆续申请新的金融牌照,增加新的金融业务,计划筹备财务公司、融资租赁、典当和信托公司等金融企业”。

NO.27 凯德伦泰系

持股机构:控股0家,参股5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明天系跟班

凯德伦泰投资目前直接、间接投资5家金融机构,皆为小比例参股,其中入股的三家与明天系麾下金融机构有交集——内蒙古银行、包商银行、恒泰证券(图27)。

凯德伦泰投资曾经为君正集团(601216)的第四大股东,君正集团的招股说明书披露,凯德伦泰的实际控制人为内蒙古人曹旭升(100%持股)。曹旭生本人曾出任君正集团的监事,官方披露的履历为:“曹旭升,1963 年3 月出生,内蒙古师范大学毕业,本科学历。历任中国神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神华准煤运销公司自备车管理办公室主任。现任天津开发区伊东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内蒙古宏泰博欣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内蒙古凯德伦泰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赤峰交通路桥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内蒙古东泰矿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从其与明天系有诸多交集来看——企业源自内蒙古、实控人(或夫人)源自内蒙古、共同入股内蒙的金融机构,双方似乎有着某些隐秘的关联。■

NO.28 世纪金源系

持股机构:控股0家,参股5家,合计5家

布局特点:起步晚,涉猎广

靠商业地产及度假酒店起家的闽商黄如论,涉足金融业起步较晚,但也形成一定规模,其实际控制的世纪金源投资集团直接、间接入股了5家金融机构:北京银行1.3%、农银人寿10.19%、富滇银行2.11%、昆仑健康保险3.29%、中信建投证券8%(图28)。

与其他民营资本“就近投资”不同的是,黄如论作为福建背景的民营资本,其所入股的金融机构却全数都在福建之外,这与其运营总部设在北京不无关系。■


文档附件:

  • 字号:

相关新闻:

New Document